开读网【ka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在系统BUG里艰难求生》最新章节。

转眼,谢伏雁驻停在一座宫殿面前。

宫殿半身隐在迷雾中,连牌匾上的字都模糊不清,却也可见其状撼人,高不见顶,像支撑天地的山柱。

地图显示,阵眼就在宫殿正中,谢伏雁心一横,用剑试探大门。

上碰下碰,没有动静,没有机关。

他一脚踹开虚掩的大门,入了玄关。

妖族审美,在人眼中,可谓是不堪入目,更直观得说,他们没有审美这一概念。

妖界常年妖火遍野,没什么秀山丽水,建的宫殿主分两种,一类是奇形怪状务实派,好看谁在乎,能用就行;一类是花里胡哨审美超脱派,妖界风景稀碎,但盛在地矿遍地,地底下埋着各种金银珠宝,制作法器的上品原料,不少人趋之若鹜,妖们对钱财不感兴趣,见金银好看,也会一股脑拿来装饰宫殿。

很显然,这座宫殿属于后者:通往殿室深处的甬道阴暗狭窄,和墓道没什么区别,间隔数十步才有一星半点火光亮起,那火光红中带绿,内焰中一颗眼球滚动,诡异如鬼火。然鬼火亮处,两道壁上,头悬顶处,如星星点点反射光不止,那是镶在墙上的紫金、玛瑙、碧玉、璇珠以及难辨清种类的灵矿,眼花缭乱间,与火光互相勾勒身形。

一枚金玉约莫两枚硬币大小,而在这里,一面墙上,半面皆金玉,冥色难掩其流光。

可恶,要不是这是幻境,他高低得扣两面墙回去!

阵眼就在甬道尽头处,谢伏雁扶了扶晏云疏,以防他从肩上滑落。

就在这时,鬼火齐齐扑闪一瞬,只听脚下传来踩水声,谢伏雁定睛一看,是血。

从远处蜿蜒而来,血迹延绵不绝,直通向殿室,殿室正中,一个男人躺倒在地,浑身是伤,他身边站这个人,昏暗视线下,谢伏雁辨不清来者何人,是男是女。

待那人转过身,谢伏雁心头猛的一震。

那个人,没有脸!

与其说是没脸,不如说,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而是一团人形黑影,黑影手里握着长剑,胸口泛着蓝光,那就是阵眼。

黑影动身,缓缓朝谢伏雁走来。

每一步,都散发着杀意。

谢伏雁紧紧抱着晏云疏,心脏跳动到极点,举剑对峙。

黑影停了下来,“他”说话了。

“把缘云疏,交出来。”

缘云疏?

下一刻,黑影消失,一瞬间,已至谢伏雁眼前。

两剑相撞,白光刺眼,火花四溅,阵眼微光湮没于中,黑影内力之雄厚,压得佩剑吱呀作响,几近弯折,谢伏雁被逼得连连后退,险些撞在墙上。

这到底什么情况!这踏马什么东西!

黑影纠缠不休,速度与谢伏雁相比不分伯仲,且步行诡异,出招阴险狠毒,下手还重,步步要致人于死地,而谢伏雁被禁锢灵脉,武器是自带弟子所用基础剑,每击打一次,剑身便羸弱不堪,哀叫连连,肩上扛着个小孩,他还须护晏云疏周全,寸步间处处受阻,况且殿室内光线昏暗,谢伏雁只能靠阵眼蓝光抓住黑影方位,却找不到钳制阵眼的机会,其应付程度之难,十个灰府也比不上!

而且,这黑影说,交出缘云疏?这么说来,黑影也是晏云疏过去的记忆,那被黑影攻击,倒在血泊里那男人是谁,书里没有这段剧情啊!

谢伏雁一眼望去,借着昏暗臃肿微光,他瞥见男人沾血衣服上,好像绣着蝴蝶样式。

不等他看仔细,身侧黑气携卷剑光劈斩而来,几乎与晏云疏擦身而过,谢伏雁旋身抵挡,黑影再次劈斩,手中剑终于受不住冲击,断裂成两半。

吾命休矣!

谢伏雁心中哀嚎不已。

此时此刻,黑影竟停止攻击,做了个堪称悠闲的动作,再度对谢伏雁举剑道:“缘云疏,交出来。”

这个黑影目的是晏云疏,可是,为什么?如果谢伏雁没有猜错,躺在血泊里的男人,正是灵赋真君缘攒。

可当时缘攒死因是为救其妻被卷入妖界大乱而死,八镜大妖对晏云疏没兴趣,黑影究竟何方神圣,到底从哪冒出来的,和小说里剧情差得不是一星半点,魔改也不带这样啊,系统速滚出来解释!

黑影执着晏云疏,谢伏雁内心闪过一丝犹豫,把晏云疏交出去,也不是不行,且不说他们一路下来未曾受过实质性伤害,晏云疏作为反派boss,贯穿这个世界始终,其身份之重不言而喻,就算深陷剧情之外的险境,一定会来点什么剧情杀阻止……

谢伏雁扔下断剑,双手平抱着晏云疏,一步步接近黑影。

虽然琢磨不了黑影在想什么,但谢伏雁总觉得,这东西的表情一定得意不已。

晏云疏紧闭着眼,神色并不放松,眉间皱成一团,就算被打晕,仿佛也能预知到危险来临。

小孩,谢伏雁想,小孩一点心事也藏不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开读网】地址:kai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