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开读网】地址:kaiduxs.com

“上月十七。”老妪眼含泪花,哭声不断。

上官芷若有所思,胸臆着。

是婚礼的前一天。

她嘴角漾着笑,撇了眼潘樾很快收回目光,看着老妪继续问道:“那事情的经过,你可以和我们说说吗?”

“旦夕祸福,人无法预料的。”

金婆婆道:“那天,六郎收了一大笔银子,在家赶工了一整天,打出了首饰,便给主顾送了过去,走之前,他说这笔银子够我们花一年的得喝点酒庆祝一下,我还替他高兴呢,但是,直到半夜,他都没回来。”

恍惚间,她记起那日,夜深人静,老妪独坐于无奈废寝难安,索性步至门边将其打开,迎面吹来一股冷风,除了知了鸣叫声,再无其他。

她独自站着眺望目光,期盼着能看见他回来,但只有一场空欢喜,双手扶着拐杖静静站着垂眸而思。

金婆婆攥着拐杖继续道:“第二天,河边的渔夫说,在河里发现了一具淹死的尸体——”

“那竟然是六郎。”说到这,她脸色刚平复的情绪一下子激动又泣不成声,泣下沾襟,上官芷眼里露出恻隐。

潘樾注视她道:“六郎,他打的是什么首饰?”

闻言,金婆婆哭泣声收敛许多,闭目摇头:“我没看清。”

上官芷若有所思,睇了眼潘樾,转移话题道:“那,婆婆,你知道六郎的新雇主是什么人吗?”

她睁眼,双手越发紧紧攥着拐杖,语气微变称道:“新主顾没到家里来过。”

“报过官吗?”她又问道。“当时的县令有没有查到过什么?”

“查了。”金婆婆叹了口气,抽抽搭搭回答道,“就说是醉酒溺水淹死,我一个眼瞎的老妪,也只能这么接受。”

潘樾瞥眼盯着老妪,她满是白发苍颜,问道:“六郎如今葬在何处?”

她略有隐藏,只字不语。

见状,上官芷红着眼眶耐心地同她叙说:“婆婆,这件事情真的很蹊跷,我们想查看一下,希望你能同意。”

听她如此道来,金婆婆顿然撇头向她,作出妥协:“那好吧。”

青林竹间,风轻吹过林梢,传出萧萧然声响,上官芷同潘樾站于一边,只见老妪抱着金六郎墓碑泣不成声。

她伸手抚摸着墓碑上金六郎的名字,脸上满是泪痕,就连衣襟,也全然被浸湿。

上官芷不动声色斜视了一眼身旁的潘樾,若有所思,疑心道:“金婆婆似乎对樾哥哥有些敌意呀。”

潘樾应答如响:“对我有敌意的,又何止她一个?”

抱着墓碑的金婆婆隐隐侧头注意到二人针锋。

“那樾哥哥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自己呢?”随即,二人面面相觑。

确实应该反省一下他自己。

反省一下,为何他如此冷心无情。

反省一下,为何有这么多人都对他有敌意。

潘樾忽然生笑出声,嘱咐道:“你一会儿送她回去,我去县衙找仵作。”

她点了点头,他迈步离去,每踩一不枯叶都会发出沙沙的声响,回头撇眼见金婆婆仍抱着墓碑痛苦:“六郎啊……阎王爷怎么就把你给收了呀。”

“让你变成孤魂野鬼。”她头紧靠着碑,抬手费力的拍了拍墓碑上的字,那种无助的痛苦,似一把锋利的利刃狠狠扎在她心中,撕心裂肺,“有家难回啊!六郎……”

上官芷面露难色,攒眉蹙额看去,欲言又止,见老妪如此伤心,她不能感同身受丧子的痛苦,也不知如何安慰。

以前是她肆意妄为,毫不感受,也不在乎人命到底多重要。

如今,她心中倒有一份悲敛之心。

林下风韵拂拂,此处仅有二人,她看了一眼抬步上前走去,蹲在金婆婆身前:“婆婆,其实人死了,不会变成人,也不会变成鬼。”

“他们会化作尘土,给花儿鸟儿提供养分。”她瘫坐在墓碑边,窘着脸虽看不见,但却闻声看去,“所以你看,这里长着的野花和野草——”

谈话间,上官芷眼中流露出一丝温柔,动作轻缓,金婆婆微微将头倾斜于一侧,听着风声萧萧,一旁的野花在风中摇曳,眼前的便是泛黄的枯草,虽枯木丛生,仍不离不弃。

“其实六郎他并没有离你而去。”她敛着目光,继续道,“他只是换了个方式,继续回到你身边。”

金婆婆倾斜着头顿然略有不甘,抬起鹤骨鸡肤的手掌伸向前端盛开的花,眼睛看不清,却仍记得花开之位,心中泛着酸楚:“他还没有离去。”

仍记得,金六郎是一个好孩子,懂得照顾人,也从不见利忘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花间令之上官芷重生》转载请注明来源:开读网kai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