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武会》转载请注明来源:开读网kaiduxs.com

到极域森林,并没有叶深想象那般,有些郁闷,一路走来,基本都是寒宗的人,

想见到黑武会,难!

“我还真就不信你寒宗能一手遮天,封禁整片森林。”

叶深不信邪,向着深处走去,路上见到几具寒宗人员的尸体。

直至深处,再无寒宗,不祥的气息缓缓笼罩。

叶深闭眼感受着,察觉到有股气息正在飞速赶来。

“筑基?不对,看来得搞点死气来练练,不然难受啊!”

叶深不自觉叹口气,抽出腰间的叶刃刀做好防御的架势。

气息突然消失,预感般,转身刀剑上挑,与对面的兵器发生强烈的碰撞。

叶深借势向后拉开距离,对方见状开始掐诀准备释放术法。

没有犹豫,叶深立刻行动,后脚发力,一个闪身抵达身前,挥刀想要斩去一手。

可惜,本是一极快的行动,却被对面一个后撤躲去,对方似早有防备。

“你招数和玄虎的那帮人很像,抓前摇后摇什么的,我也不懂,

但比起他们,你差远了!”

来人嘲讽道,术法已经发动,黑夜里的束缚。

叶深周围忽然冒出无数锁链,速度之快,常人无法反应,换作他人此时应是坐以待毙。

但,天运状态下的叶深早已感知到了一切。

“四方斩!”,一个回转身,铁链被削去一截,紧接瞬身至对方跟前,挥刀旋刃,始料未及。

一双血手落地,当然也只是一双手,因为对面已经拉开了距离。

看着手臂上的两窟窿,对方不悲反笑。总之就不像个正常人,

“嘿嘿!看来你就是首领要找的人啊,等着吧!找点好的木材,给自己造副好棺材!嘿嘿……”

“以生牢笼”,化去生命,铁链天生。遮天的铁链相连接,化作牢笼。

对于叶深来说,这就是个小伎俩,哪怕以生命为代价,也不过**分钟之事。

可是时间好像并不允许,他能清楚的感觉到,一股令他心悸的气息正在向这边迅速赶来。

突然,气息消失,一道身影出现在叶深面前,一剑斩断铁链,随后一记飞踢向叶深袭去。

在那道气息消失时,叶深就已经做好了防御,将刀身横挡在前。

可身体却仍向身后的巨树狠狠撞去,叶深终归是停了下来,身后的巨树随之倒地。

一口血气吐出,叶深不禁懊恼,明明已经做好防御了啊。

叶深瘫坐在地面,背靠着断树,开口说话时,又是一口血气。

“我说,你们到底为什么非杀我不可?我在很早之前就有这种感觉了,

我想,你们恐怕连我是谁都不曾知道吧!”

看着半死不活的叶深,窦忧还是回话了,打了个哈欠,脸上写满了怕麻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无事闲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