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殷素素是《倚天屠龙记》中天鹰教主的女儿,狄瞳晕死前想到她不是没来由的,因为她的暗器就是--蚊须针。

这些只在武侠小说中出现的事物照进了现实,狄瞳这个顶级私人侦探自愧知识匮乏。

再次醒来时,狄瞳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待她脑中清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女儿小花。

打斗时,她是右臂通里穴中针,而此穴主管头晕,头痛,神经衰弱等。

此刻症状虽然减轻了,但还是不适感严重,她强撑着身体扶着床围站起来,没迈开步,又一头倒在床上。

门外的使唤丫头听到声音赶忙进来查看,慌张的把狄瞳重新安顿好。

“这是哪里?你是谁?可知我女儿情况?”狄瞳重伤,但风格一分未减,眼神灼灼,用力箍住丫头的手腕,使其动弹不得。

小丫头哪见过如此力气,又惊又怕,说话都打着颤,“我,我是医院的女使,不是坏人,您先放开我。”

听到这话,狄瞳略显尴尬,因为之前祛毒,吐了不少淤血,此刻身体正亏,脸色苍白,一阵气血翻涌的难受。

“是六扇门的官爷送你来的,我马上去叫人。”手腕被松开,丫头立刻离开了一丈远,匆匆行礼出了房门。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司桦带着王辰生进来,老远便能听见王辰生的声音。

看着床上虚弱痛苦的小人儿,司桦一阵心疼,眉头皱在一起。

狄瞳以为他是看到自己不修边幅的样子嫌弃,微微低了头,但还是放心不下小花,撑着身子又要下床。

“别,娘子别动了,大夫说中毒颇深,需得养着呢。”王辰生重新掖了掖被子,让狄瞳重新躺下,“有事您吩咐,我去办。”

“小花?咳咳......”狄瞳有气无力,内里虚浮,刚才一折腾更是不济。

王辰生眼观鼻鼻观心,立刻倒了一杯热茶过来,“放心,小花我已经亲自接到了大人府上看顾,无事。”

“多谢。”

这句多谢不应该对司桦说吗,简直是丧心病狂。可王辰生仿佛熟稔过头,根本没有司桦表现的份。

司桦有苦难言,一脸煞气的站在旁边,肺快气炸了。

缓了一阵,有了些许力气,狄瞳又问道:“后来是什么情况?”

王辰生终于回答不了了,被司桦狠狠的瞪了一眼,“按照大夫的医嘱去准备点吃的吧。”

待门关上,司桦才坐到了床边,还是先问道:“感觉怎么样?”

狄瞳并未看他,稍微侧头道了谢。

“人并没有抓住,但是受了重伤,相必活不成了。”

“城中的探子追查到了张定弟弟的下落,人没死,但是被折磨傻了。”

狄瞳也是一惊,真够狠的,竟还有比六扇门诏狱更绝的手段,不禁让人侧目。

“我不聋。”狄瞳自己嘀咕出了声,司桦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小花麻烦你了,我感觉没事了,应该......”

一生要强的女人,刚从阎罗殿走了一圈,还在逞能。

司桦把她掖进被子里,没好气又不忍责备,听起来居然有点温情的味道,“家里有丫鬟和老妈子,你还怕饿着她不成?”

狄瞳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柔扎了一下,脸颊微微发烫。

突然,狄瞳的袖口被卷起二指,一截白皙的小臂露出,司桦目不转睛的端详。

一句浪荡子差点脱口而出,这才猛的想起,那是自己中针的位置。

“还没线索吗?”

司桦眉头紧紧压着,“江湖上的能人异士不计其数,特别是那些常年从事暗箱操作的,更是无从下手。”

“我知道它的名字。”

司桦转头看他,带着探究的目光。

“蚊须针。你可以从江湖上一些有医学渊源的门派查起。”

司桦没说话,仍旧是这样看着他。

“我只听说过这么多,至于来历你们得自己查。”司桦歪了歪头,似是在确定这话的真假。狄瞳噘嘴抗议,“不信拉倒,我好心提供线索,平白遭人怀疑。”

不是狄瞳不想说,只是如果她说,这是从600多年后一本老先生写的武侠小说里看来的,那司桦定会把她当成神经病关起来。

在东县,李员外所中的正是此类暗器,但当时不在自己身上,狄瞳并未多想,而且,凶手狡猾的取走了尸体内的针,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

自然也发现不了针上淬了毒。

没有敲门声,门直接被推开了,不用问,王辰生提着食盒大刺刺的进来的。

这次倒是挺识趣,前面大夫让他帮忙煎药,他放下东西便走了。

司桦端碗在旁边,先是吹凉,再一口一口的喂。

自狄瞳来到这个世界,遇到的是死了的娘,不疼的爹,作死找事的兄妹,虽然后来有了小花,但都是她在照顾,像这样被人惦记还是头一次,不由鼻头酸酸的。

铁骨铮铮的汉子居然掉了金豆子。

司桦以为她不舒服,急的平时紧压的眉头都舒展开了,探了下额头的温度就慌张的要找大夫,狄瞳一把拉住了她。

“我没事,只是太久没人对我这么好过,有点,感动。”狄瞳抹了把泪水,挤出了一个笑容,有点病西施的美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