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未暖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夜幕降临,薄雾弥漫开来,空气中满是水珠的香气。

街上行人渐渐稀少,小贩们见天气不好商议着收起了摊子,三三两两一起归家。

唯有打更人还在恪尽职守地敲着锣鼓,听得那锣声一快二慢,是为三更。

雾气渐浓,远处缓缓出现了两团黑影,在这大雾的天气里形似鬼魅。

姑洗的脑子被风一吹,倏地清醒了许多,饶她想破头都想不出为什么她家小姐这么晚了还要出门,而且还是扮做男子状。

她看着陆惜迟很熟练地拐入一条小巷,那条小巷幽深狭长,黑如点墨,她心里有些发怵,但还是壮着胆子跟了上去。

陆惜迟上次带银朱来鬼市,发觉银朱目前还不适合随她来此方地界,于是她这次就带了姑洗出来。

她这两个丫鬟总得知道她在做什么,不然日后无法方便行事。

踏入鬼市,还是一如既往的阴冷可怖,陆惜迟径直走过那些摊贩,去往这次的目的地——百花窑。

然在她进门后,一红衣男子出现在她身后,那人俊美如罂,满头花白,正是尤半枫。

他靠在门上,啧啧称奇。

若说这陆二小姐上次是被楚羡那个坏心眼的家伙引来的,那今日陆二小姐又现身于此可就是她自己的算计了。

他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有趣的事情,连毒药都不卖了,推着他的破烂木车兴冲冲地走了。

像是有人特意吩咐过的,陆惜迟甫一到了二楼,就有婢子引她进了金欢的屋子。

推门进来,金欢正坐在堂内等候。

她还是一身异域装束,抹胸和长裤皆是青绿色。这颜色美极衬得她肤白赛雪,她脖上是一颗极为亮眼的翡翠,一看就知价格不菲。

陆惜迟看到金欢因她的出现紧张地站起了身,她笑了笑,伸手示意她坐下,“金欢姑娘,好久不见。”

“陆二小姐。”金欢拘礼,亲自为陆惜迟斟上了茶,不似上次一样怠慢。

陆惜迟拿过茶盏,只轻轻晃动,并无饮下之意,她开门见山地问道:“金姑娘让那女童给我传信,邀我在此一聚,可是金姑娘已做好了决断?”

金欢点点头,此时在她眼里陆惜迟就是她在这风月场的救命稻草,她许得谨言慎行,才能得到一方属于自己的天地。

陆惜迟明了,柔声道:“那金姑娘现下是作何打算?”

她话音未落,就见那西凉女子“扑通”一声在她面前跪了下来,女子字字泣泣,俨然是一副凛然的模样。

她道:“求姑娘告知奴母亲下落,奴愿为姑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陆惜迟垂眸看她跪在脚下,心无波澜,她只问:“若为我赴汤蹈火,你需离开这百花窑,你可愿意?”

金欢猛然抬起头来,说实话,上次陆惜迟说能带她出百花窑,她原是不信的,可这次她又问了一遍,她才知道这位陆二小姐并非在和她说笑。

若能出了百花窑,那这位陆二小姐,便是她永远的主子。

她下定了决心,声音轻轻,却坚定,“奴愿意。”

“好。”陆惜迟得了满意的回答,这才浅浅尝了一下杯中之茶。

她又看向金欢的面庞,见女子长相妩媚妖娆,精致得如一刀一刀雕刻出来的一般,她扬了扬眉,开口道:“既然金姑娘愿为我做事,是否也该让我瞧瞧你原本的面貌?”

金欢怔住,缓了好大一会才伸出手来覆上面皮,轻轻将那人皮面具揭去。

面具之下,是更为美貌的一张脸。

细长的眉毛弯成柳叶的形状,一双眼睛微微下垂,是与面皮完全不同的低顺神情,与大多数西凉人的长相一般,她鼻梁挺直,唇瓣轻薄,眉眼间总带了一丝忧愁,好似西子捧心,让人怜惜。

陆惜迟静静地看着这张脸,似在寻找瑕疵。

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来在桌上寻得一根毛笔,借着余墨在金欢眼下轻轻点了一颗泪痣。

随后,她打量着金欢这张与记忆重合的脸,笑出了声,“像,实在是像。”

金欢疑惑,试探着碰了一下那颗泪痣,问道:“姑娘是在说我像谁?”

陆惜迟回答得模棱两可,眸子里全是赞赏,“一个将死之人。”

她放下了笔,行走在繁花簇锦的地毯之间,那身窄袖长袍衬得她身如芝林,玉秀如风。

她一边将金欢扶起,一边细声开口道:“我过两日派人将你母亲接来兴都,届时你们母女二人团聚,我会将她安置在一间宅子里,你闲暇时可去看望她,只是莫要叫人发现了端倪。”

金欢听到最后,激动的差点又要下跪,还是陆惜迟拉着才没跪下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