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不欧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喵!”

小芙的爪子很不客气地挥上了游昭的手臂,原本嗲嗲的声音也带上了不满。

“抱歉。”游昭顾不得自己手上的红痕,忙和小芙道歉,“我不是故意弄痛你的。”

小芙非但没搭理他的道歉,还蹬了他一脚,跳上桌子蹭上了对面奚雪的胳膊寻求安慰。

落地窗外树影重重叠叠,如同明灭的烛火闪烁在她的侧脸。

她垂眼,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猫猫的头,瞬间夏日倒退,回到初春的那一天。

游昭盯得失神,手心里不小心薅下的猫毛随摇摆扇叶送来的风,去往不知名角落。

“小猫咪可听不懂道歉。”

奚雪抱起猫,走向最近的柜台,推开玻璃的柜门,琳琅满目的猫罐头挤满了展柜,要不是有奚雪克制着小芙恨不得把整个猫头都塞进去。

“要道歉的话…”奚雪从中取出了一个罐头,关上柜门,小芙的目光还依依不舍地望着玻璃橱窗,直到奚雪拨弄了下罐头的拉环,金属碰撞的声音立刻吸引了小芙所有的注意力,“还是罐头更管用。”

猫罐头划破空间,在游昭抬手的那一刻停止。

不等奚雪放手,墙头草小芙就已经直奔游昭身边冰释前嫌地买起萌来。

“真管用。”如愿重获小芙青睐的游昭的全部目光却放了在正看着猫的奚雪身上。

“那当然。”面对店里的猫猫狗狗,奚雪总有种松弛的自信和平常不易流露的骄傲。

“对了。”她忽地想起了什么,抬眼看向他,“你还没有说我算不算答对了。”

蓬勃茂盛的绿在她身后铺陈开来,鬓角的碎发悠转,那双总是平静无波的眸子里映着他模糊的影子,局促的样子。

“嗯。”他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低头继续摆弄着猫,显得有些故意的心不在焉。

“所以是答对还是答错?”根本没听清的她仍追问个没完,又在他侧面空位落了座,迫切地想要得到最后的结果。

“恭喜你。”椅子陡然前移,凳脚摩擦地板发出粗粝的声响,游昭一手控住了出来的方向,对上奚雪的目光,笑得灿烂,“答对了。”

洒水车播放着音乐从店外的街道路过,水珠从叶尖滴落,湿漉漉的像下了一场经久不衰的雨。

轻微到枝叶摇晃的声音都清晰。

奚雪满意地记下一笔,“果然就是忘记同意你好友了。”

游昭顿了一秒。

原来是歪打正着。

突然郁闷的心情就和此时天上扑腾着翅膀怎么也飞不高的鸟雀一样。

店里猫狗不再睡懒觉,齐齐往角落还有人的身边靠。

突然惊雷落下,窗外的乌云也沉沉盖了下来。

谁也没看天气预报,谁也不知道会有一场突然的暴雨。

大家都习惯了夏天的晴和稀少的雨。

“这天气见鬼了?”老板娘匆匆跑了出来,连围裙都没来得及解。

眼见屋外风云突变,奚雪忙推开门去抢救门口摆着的立牌。

风将她的衣服吹得鼓鼓的,洒水车的音乐还未远去。

掉落的树枝突然砸下来。

“小心。”动作比开口更快。

手腕忽然被人拽住,向着未知的方向倒进了他手臂圈起的安全区。

风将他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呼啸着要卷起天地的一切,落叶绕着他们纷纷扬扬,谋算着一场浪漫至极的出逃。

“谢谢。”奚雪站稳的第一时间就避开了他的接触,仿佛只当他是公交车的座椅靠背,地铁上的扶杆以及无助时候可以暂时靠一靠的电线杆子。

“哎呦~”老板娘打趣准时响起,还不等奚雪放下牌子,她就凑到了跟前,压低声音赞叹,“刚刚那幕很赏心悦目哦~”

“姐姐你还是少看点偶像剧吧。”奚雪干脆把牌子塞进了她手里,摇头叹了口气,又自顾自去收拾店里其他的事了。

以前这种玩笑老板娘也没少开过。早习惯了。

“我说实话诶!那……”身后铃铛声响起,游昭正开门进来,老板娘有再多的话也只能戛然而止,她还没有自来熟到能起哄一个不熟悉的帅哥。

突然暂停的尴尬让游昭有些许的无所适从,内心有所察觉,那个未经继续的话题必然是与自己有关。

明明只有三个人的店铺却好像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

“今天这场雨好像会持续一阵子。”沉默终于被打断,奚雪刚看了天气预报,她拿着包纸巾向门口的方向走来。

站在门边的游昭没有任何怀疑地伸手要接。

仅仅只差两步,奚雪停了下来,侧过身蹲在了立牌前,抽出纸认真地擦拭着沾上的灰尘。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