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迎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你是我的心魔吗?”裴皓问。

“本尊早已飞升成神,怎会是你的心魔?”裴玄昱冷道,“这不过是我成神的最后一劫。”

“什么劫?”裴皓问。

“情劫。”裴玄昱道,“杀妻证道,修得无情大道,飞升成神。但姜乐曦自爆于洛水,意图阻止我成神。”

“她没有想到,我最终依旧成功飞升,而我成神后的第一劫,便是要找到她,杀了她。”裴玄昱说这话时,情绪几乎没有波动,他并未透露自己是献祭全世界才得以成神,“我既然出现在此,便说明,姜乐曦也在不远之处。”

“姜乐曦就是姜黎么?”裴皓道,“姜黎于我有恩,我不会让你杀了她。”

“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裴玄昱道,“本尊杀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那你可以试试。”裴皓手中凝出一朵火焰,他向前逼近一步,裴玄昱的墨色的衣摆融化了半分。

姜乐曦自爆,本魂飞魄散,只留了一缕残魂,意外来到现世。

而裴玄昱,他的魂魄追着姜乐曦的残魂也来到赤岚,但是依旧被这个世界所排斥。

毕竟一个世界,只有一个气运之子。

除非,他杀了裴皓,取而代之。

裴玄昱定定看了裴皓几秒,突然道:“念在你与本尊同源,在姜乐曦出现之前,我暂且不杀你。”

气运之子是不会死的,如果骤然杀死气运之子,极可能导致世界的崩坏。

说完,裴玄昱也化为一个光点,没入了裴皓的灵海。

裴玄昱在裴皓的灵海中化成了一个赤色的蛋,裴皓敲了敲,他并不应答,裴皓也就不去管他了。

另一边。

姜黎手上的淤青,一开始还不算很疼,随着时间推移,居然越来越疼,还有星星点点的血点从皮肉深处泛上来。

一时间,姜黎对裴皓的喜欢,都因为这血点淡了几分。

裴皓粗手粗脚的,拽着人走路,贼疼。

还不如薛凝,薛凝搭上她手腕给她把脉时,手指多轻柔啊,薛凝也是水灵根,体温温凉。

可惜,薛凝喜欢沈浔。

不对,姜黎拍拍自己的脸,就算薛凝不喜欢沈浔,和她有什么关系!

但是,不知道为何,她见到薛凝第一面,就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姜黎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简单给自己上了些药油后,用传声阵询问谢昭关于荃芜香料的讯息。

【荃芜香料产自丝国,但是已经失传了五百年了。秀山有一个丝国人士留下的秘境,近日可能要打开。你到时候同我一块去寻找荃芜香料吧。——谢昭】

姜黎本想回绝,她可以自己去找。

但是系统却事先替她应答了。

【好的。亲。——姜黎】

看着对面已读的标签,姜黎几乎要被气昏了。

她恨不得抓住脑中的系统:【你未经我允许答应就算了,还亲!亲是什么意思!】

系统嘤嘤嘤道:【我这不是帮你攻略谢昭吗?】

姜黎气得浑身都略微发抖,姜乐曦一直在冷眼旁观,此时也道:【你这个系统,确实碍眼。】

她在姜黎的识海中出现,伸手一抓,就把那系统抓在手里!

【这玩意居然还有一个灵核。】姜乐曦紫色的灵力输入到系统的灵核中,系统登时发出尖利的惨叫。

姜乐曦丹红的指甲掐着系统的灵核,硬生生把系统从姜黎的脑中抓了出来!

系统被姜乐曦拽出了姜黎的灵海,姜乐曦眼中紫光闪过,系统缓缓变化,变成了一个黑白相间的——熊猫幼崽。

“嘤嘤嘤!”熊猫幼崽只会嘤嘤嘤,对着姜黎挥舞着小爪子。

“你叫系统,那你就叫喜喜吧。”姜乐曦十分独断专行地给熊猫取名。

“尊者,为什么要把系统变成熊猫?”姜黎弱弱问。

“你知道为什么我和薛凝会交恶么?”姜乐曦自问自答,“上一世,她就养了那只熊猫。但她的熊猫被杀死了。训诫院调查的结果是,”

她顿了顿,“那熊猫,是我杀死的。”

“不是我杀的,我自然不认,但是那熊猫身上,留下了千雪剑法的剑气。”姜乐曦道,“全灵界只有我一人会千雪剑法,我自然百口莫辩。”

“从此,薛凝见了我便没有好脸色。我本就与她不和,此事之后,更是水火不容。”姜乐曦指着那熊猫道,“正好由你的系统做熊猫,与薛凝的熊猫厮混一处。届时,自然可以真相大白。”

姜黎:居然还有这种前尘往事!

“好。”姜黎答应下来,抱着系统化成的熊猫,叩响了薛凝的门。

薛凝果然对熊猫毫无抵抗力,口嫌体正直得把熊猫(系统版)接回去养了。

“没有送给你,”姜黎嘱咐,“以后我还要拿回来的。”

“可以,但是我帮你养,你得付钱。一个月三十灵石。”薛凝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