凃言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闻荆默默地看着苏落雪。

上次他也只是从别人的口中听说苏落雪以为洛依依保密的原因,问洛依依要封口费,现在是亲眼见到了现场。

该说真不愧是他闻荆的妻子吗?在这种时候竟然也能抓住商机,不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

——前提是他不是那个倒霉的“商机”。

他看向李舒媱,李舒媱看见清醒的他,喜极而泣,她快步上前,将苏落雪挤到一旁,拉起了闻荆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他,“闻大哥,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你不知道我刚刚有多担心你。”

与此同时,闻荆的脑海里响起了系统的警报声。

【警报!警报!由于宿主和别的女人有了肌肤之亲,经系统判定,此为严重不守男德行为,系统已向上级申请,给予宿主严厉惩罚。】

【惩罚倒计时,十、九……】

闻荆的眼皮狂跳,他想要将手从李舒媱的手里抽出来,但因为他的身体太虚弱了,如今的他根本反抗不了一个成年女人该有的力道。

“放手!”闻荆虚弱挣扎,宛若一个被土匪玷污的良家妇女,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你快放手!”

【八、七……】

李舒媱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泪眼朦胧,完全没听到闻荆的话。

“闻大哥,如果你刚刚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会内疚一辈子的。”

【六、五……】

“你放开我!”闻荆提高音量,他越过李舒媱,求救的目光看向苏落雪。

【四……】

苏落雪在一旁看戏看得津津有味,完全没有接收到闻荆的求救信号。

电视剧里的八点档狗血剧她看多了,现实里还是第一次,不得不说,现实比电视剧精彩多了,悄悄李舒媱这哭腔,不知道的还以为闻荆死了呢。

啧啧。

苏落雪摇头。

闻荆拼命挣扎,但越挣扎,李舒媱抓着他的力道就越紧,闻荆也不知道她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怎么会有这么重的手劲。

【三、二……】

系统的倒计时进入了尾声,闻荆已经放弃了挣扎,他宛若病入膏肓无药可医的病人,表情安详地闭上眼,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李舒媱此刻陷入深深的愧疚中:“闻大哥,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那面墙就不会倒……”

“哎哎哎!”苏落雪紧急叫住李舒媱,她将李舒媱拉走。

不是,她不是不想让闻荆知道这件事吗?怎么这个时候自爆了?

她自爆了,她的两千万怎么办?

系统最后一声倒计时的声音迟迟没有响起,闻荆睁开眼,便看到苏落雪将李舒媱拉开的画面,这一刻,闻荆仿佛又看到了救赎的光,他他看向苏落雪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感激。

苏落雪接收到闻荆的眼神,她:嗯?干嘛这么看着她?有病?

闻荆读懂了苏落雪的眼神,他:……

闻荆闭眼:算了,看在她帮了他的份上,他不跟她一般计较。

闻荆难得宽容。

而李舒媱被苏落雪拉到一旁,苏落雪问她:“你刚刚怎么自己说了?”

李舒媱:“啊?”

她没反应过来。

“就是那件事啊!”苏落雪回头看了眼闻荆,用眼神示意墙上那个大洞。

李舒媱恍然大悟,她回过神,猛地抬手捂住嘴巴,脸上浮现出懊悔的神色,“我刚刚怎么就说了?”

苏落雪点头,“是啊,你怎么就说了?还好我刚才及时阻止你了,你没有全部说出来,闻荆刚刚应该是没听清你在说什么的。”

李舒媱看向苏落雪,眼神里带着感激,“刚才多谢你了。”

“不用谢,”苏落雪摆手,“要谢的话就给我打钱好了。”

李舒媱沉默。

苏落雪突然有种煮熟的鸭子要飞了的不祥预感,她看向李舒媱,眸光犀利。

李舒媱:“我刚刚想了想,闻大哥的伤是我造成的,我不能逃避责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我会照顾闻大哥,直到他痊愈的,至于这件事,我也不能瞒着闻大哥。”

苏落雪:?

不是,这个李舒媱她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都怪闻荆,早不醒晚不醒,偏偏这个时候醒了,如果他再晚醒一分钟,李舒媱的钱都打过来了。

苏落雪回头,狠狠瞪了眼闻荆。

都怪这个狗男人!

坐着躺枪的闻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