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开读网】地址:kaiduxs.com

贾云花第一时间没有认出走进来的男人,只是觉得有些熟悉,但是看到他肩膀上的鹰,几年前的记忆回笼,是跟在三皇子旁边的那个男人,三皇子江允卿叫他师兄来着。

这几年贾云花的变化挺大,她不确定对面的男人是不是也认出来了她。

胡校尉正准备介绍的时候,男子开口打断了他:“贾小姐是吗?真是有缘啊。”

胡校尉也愣住了,江寒是他之前在武器行定制武器时遇到的,家就在京师,已经认识了好几年,是知根知底的,才敢往四皇子住所带,没成想两人居然认识。

“好久不见。”贾云花行了个礼,告诉胡校尉两人曾在康宁县有过一面之缘。

江寒五官长得很锋利,鼻梁非常挺拔,标准的剑眉,看起来就武力值很高的样子,说起来他肩膀上的鹰和他竟然有几分相似。

胡校尉也没有再问,只是两人认识就省去了介绍,直接进入正题,开始今天的训练,胡校尉静观了片刻也告辞了。

因为江寒是青年,不像胡校尉那样年长,所以胡校尉刚告辞就有院中的丫鬟在一旁侯着,没让贾云花单独跟江寒待在一起。

贾云花看胡校尉好像并不知道江寒是三皇子江允卿的师兄,不然也不敢这样贸然带人来,她在脑中搜索当初看过的影视剧,便猜了个最歹毒的,这江寒说不定是三皇子派来打入内部的,等人走了一定要给江允宣去一封信。

胡校尉一走,江寒才开口说话,毕竟丫鬟离得比较远,声音不大就不太听得清楚。

“贾小姐,多年不见,居然到了京师,真是好本事。”江寒说出来的话像是夸奖,贾云花听着就是阴阳怪气,毕竟第一次见面,这人看她就不是很顺眼的样子。

“一般一般,倒是您怎么就混成了我的教习老师。”贾云花手中重复着劈砍的动作,嘴巴上没停。

“你!”许是从来没吃过瘪,江寒只知道刺别人,居然不知道还嘴。

“我怎么了?”偏偏贾云花像是什么没发生一样的,声音都没发生任何波折,只是很平静的问他。

“不跟女子计较。”江寒的气急败坏比贾云花想象中还来得快,贾云花都自动推翻了刚刚的歹毒猜测,脾气这么不稳定,说不定真的是混差了。

“行行行,我也不怎么跟男子计较。”贾云花还是忍不住跟男女平等观念浅薄的江寒怼了一句。

斗嘴一时爽,最后生生的被江寒多追加了一百次挥砍,贾云花只得心里翻了个白眼啊,由于耐力也还够,就没有反驳,硬生生地练完了。

到了下学时间,贾云花手都发抖了,心想今天文课夫子布置的作业是没法完成了,这手已经抓不住毛笔了,本想着给江允宣写信也得推迟,结果晚上江允宣居然回来了,还叫她一同用晚膳。

“你这手怎么呢?”江允宣看贾云花颤颤巍巍地夹了四次四喜丸子都没成功,嫌弃地招了招手,让丫鬟给她布菜。

“啊,别说了,跟你讲,你不是让胡校尉给我找了个刀法师傅吗,那家伙真的太离谱了,不停地给我加挥刀次数。”甩了甩手,贾云花自暴自弃,握着勺子开始舀丫鬟给她夹好的菜。

“哦?之前你不是挺能吃苦的吗?”第一次听贾云花抱怨老师,江允宣有了点兴趣,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让这小呆子都没办法忍受。

“我本来就能吃苦。”贾云花嚼着菜腮帮子一鼓一鼓,“我在康宁县见过那人,我跟你一件很久之前的事……”

“你把嘴里的东西吃了再说话,像什么样子。”江允宣手指轻轻地敲击桌面,不赞成的看着贾云花。

贾云花快速嚼了几口,咽了下去,结果丸子太噎人了,又灌了几口茶才重新开口。

“我以前在家乡割草的时候,捡到个手受伤的人,就那个……”突然提到这个,贾云花不敢大声嚷嚷,站起身子斜在江允宣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三皇子。

“后来就跟着他在旁边等着咯,等来了他的师兄,就是今天胡校尉带过来的那个教我刀法的师傅,他第一次见我就不太喜欢,然后阴阳怪气我,又说不过我,他越想越气就给我加了训练量。”贾云花继续自己的告状行为,说完才继续吃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白云深处会开花》转载请注明来源:开读网kai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