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有疾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老薛,那个黑衣人行事太凶残了,他如果落在我的手里,我要把他十个手指头全敲碎,把他生吞活剥了!”

孙若薇恶狠狠地说。她忘不了那个血腥的场面,那种恐惧真的是无法用语言表述出来,她一想起来就头皮发麻,心惊肉跳。

“老薛,你原来是姓罗呀?”孙若薇想起那天黑衣人的问话,她心想薛神医难道真的是冒充他人,在长乐初次遇到他时,孙若薇觉得他就是一个跑江湖的游医,骗骗人,混口饭吃而已。

“罗?”薛神医轻声说,他的语气平缓,不带一丝感情色彩。孙若薇知道他现在心中一定是愤怒和痛苦的,但这些情绪会牵扯到脸部表情,所以他尽量保持平静。

“不,我就姓薛,给他说姓罗不过是权宜之计,骗骗他罢了。他对我……就是薛神医是带着浓浓的杀意在问,如果我承认我姓薛,他当场就会杀掉我。不过,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想杀我?”薛神医的右手已经完全废了,他对孙若薇说:“但是我现在不愿死,也不能死。我得搞明白,他,一个与我素不相识,无怨无仇的人为什么要杀我?而且,少主,我们现在还没有救出来,我可不能死了。”薛神医说到这,停顿了一下问道:“小薇薇,我问你一个问题,在死亡和磨难面前,你选择什么?”

“切,我当然选择磨难了。”孙若薇说:“活着是前提,只要活着,我就会去完成我想要干的事。死了,一切都是白搭。”

薛神医带着赞许的目光看着孙若薇说:“所以我们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们都要想法子活下去。”

孙若薇在想那个黑衣人为什么会撕掉薛神医的半张脸皮,他难道认为薛神医是易了容的。这人应该是在很多年前见过薛神医,但印象不深刻,又加上随着岁月的流逝,薛神医的面容有了变化,那他为什么要杀薛神医呢?她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想着,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老薛,你好好想想这辈子有没有结过什么深仇大恨的人?”

薛神医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孙若薇知道,他肯定在心里过滤这些年认识的人和事来。

“孙姑娘,都怨我。”石动地站在孙若薇和薛神医跟前,带着满脸的愧疚。他看到薛神医脸上和手上都裹着布条。

石惊天也在一旁埋怨不停:“都怨你,你怎么不长脑子,简直就是一头猪,一头笨猪。”石惊天说着抬起脚就给了他屁股一下,石动地被踢疼了,不服气,想冲过去踢石惊天。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我不怪你们。”薛神医说。

原来石家兄弟带着薛神医的药,他们计划是把药下在水缸里,而且用量薛神医已经给他们讲明白了。

也该那天出事!那天早上,石动地去倒粪桶,正好在门口遇到了葛世勇,那葛世勇见石动地长相有些奇怪,就用脚踢了他一下说:“你这个大猴子,来来来,给我爬个房顶试试。”石动地被踢了一脚心中很不爽,又被叫为大猴子,这下子就一肚子气了。他在收拾粪桶时就故意撞了葛世勇一下,桶里的秽物溅了一点在地上。葛世勇本来就是一个凶狠残暴的人,他一把揪着石动地的头发,顺手就给了石动地几个大耳光,石动地被打得鼻青脸肿、满脸是血。那个葛世勇还十分过分,非要让石动地舔干净地上的秽物。后来在余大奎的劝说下,葛世勇才骂骂咧咧地作罢,不过他扔下一句话:“你这个傻子,我找时间再收拾你。”

“这个葛世勇着实可恶,他就应该全身血管爆裂而死。”薛神医对石动地说:“你做得对,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他安慰着石动地。

经过这件事后,石动地决定给葛世勇一些颜色看。他找了个机会在葛世勇的酒壶里下了药,他边下药边说:“我弄死你。”石惊天在一旁说:“你别下太多,薛神医说一丁点儿就可以了。”

石家兄弟不知道葛世勇就是每天陪着冬雪去见万北林的那名侍卫。

葛世勇的突然生病让人感觉奇怪,那个蒙面黑衣人亲自去看了他,并给他把了脉,他一把脉就知道葛世勇是中毒了。他又找余大奎来了解情况,余大奎就把当时找薛神医给葛世勇看病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还夸赞了薛神医是妙手回春,医术了得,简单两颗药丸就把葛世勇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他的这些叙述令那黑衣人对薛神医生出怀疑来,就命人把薛神医抓了去,严刑逼问。

“薛神医,都怪我,是我把你害成了这个样子,我真是傻。”石动地用手扇着自己的耳光。

薛神医用左手拉住石动地,说:“算了算了。”

石惊天告诉孙若薇和薛神医,他们还是在继续下毒,只不过是分批次少量而已,同时不能让其他人起疑心,石家兄弟也分别吃了点下去,他们也和北院的侍卫一样生了一场病,只不过他们症状轻,小病而已。孙若薇心想,这两个家伙看似粗鲁无知,其实心里通明得很。

石家兄弟还说杜风把这件事报告了朝廷,听说已经派了御医来北院诊治。

孙若薇心想,要再次混进北院就要另想他法了。

院宇深,夜风凉,一灯孤影伴我旁。”孙若薇有些睡不着。她向窗外望去,一轮圆月亮在天上,旁边绕着几朵灰白色的云,几颗星星散落在天幕,像小眼睛一眨一眨的,颗颗都引人注目。

“不眠之夜,揽星光月色入怀,挥笔洒墨成诗。”孙若薇在嘴里百无聊赖地念着。正念着,她看见从院墙外飘进一条黑影。

那黑影飘飘乎乎的,孙若薇一个激灵,她想起了多年前在洪康被黑衣人劫持的场景来,那天晚上与今晚有些相似。她一闪身躲在了门后,悄悄地转动手上的两只戒指。

“哼!”她心说:“我才不会象洪康当年被他打晕。今晚我让他好看。”

她屏住呼吸静静地等着,却没有等来预想中来人的破门或破窗而入。

她看见窗户上映出一个影子来,那人用手在窗上轻轻叩击了三下,一个声音传来:“孙姑娘。”

来人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孙若薇听出那人的声音来。

“小方,你怎么找到了这里?”

一身黑衣的方恒泰走了进来:“惊天和动地说你要进北院,我现在来带你去。”

“可是我不会轻功,怎么能进去?”

“有我呢。”

方恒泰和孙若薇来到小院外,她看见不远处有两匹马。

“上马。”他二人不久之后就来到了北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