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玥_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剑刃划落之前,他听到轻轻一声。

“哥……哥哥,我渴。”

她这样说道。

她叫的是哥哥,不是大师兄。所以是在叫他。不是旁人。

殷阳微微迟疑片刻,缓缓匕首笼回袖中。

他想,喂她一口水,再杀也来得及的。

这样想着,他便将少女放回床沿,去倒了一杯水。他拿着一只白瓷杯,一手扶起她,一手用杯子喂她水。

她苍白的嘴唇咬上了瓷白的杯口,咕嘟咕嘟把水全喝了下去。

接着将头枕在他胸口,用他的衣襟拭去唇上的水渍。

他用手抱着她,任由她蹭。

大昊的奸细又来找殷阳,催促他快些刺杀龙芸,莫错过这良机。可是殷阳始终犹犹豫豫。杀了又怎样呢?杀了就又换一个王。反正不会是他,他太弱了。

龙芸的伤,终于慢慢好了起来。

她不再像之前那样喜怒无常。不再凶他,也不再打他。也不再叫他大师兄。

她对他客客气气的,叫他哥哥。也没有过分逾礼的举止。

身体一复原,龙芸就着手整顿兵马。

准备整整一年后,龙芸正式反攻,并在这一年的冬月打下宣化。这一次她终于如愿了。宣化的女将军人头落地,幽州卫踏平冀州。

龙芸乘胜追击,朝西一路打到朔州。本以为可以长驱直入,没想到遇到了强劲的对手。

那是大昊朔州前州牧颜国焘的地界,守军亦多是颜家军的旧部。殷阳虽然不通戎务,却也知道颜国焘大名鼎鼎,当年曾斩杀公孙烈手下健将。

幽州卫在朔州遭遇截击。那一战打得又十分艰苦。颜氏旧部视死如归。他们的军师,据说是个缺了一只脚的残废,平素只能坐在轮椅上。

可是那缺脚的军师十分可怕。即使是在大都也能听到他的故事。前线战场的事迹越传越神。传说颜氏旧部个个会妖法,在战场上以一当百。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夺走幽州军的所有料草。又使出妖术,火烧了幽州人的阵营。还有可怕的金色灵鹫,在他们头顶盘旋,发出一声声尖厉的鸣叫,令他们闻风丧胆。

退兵前的最后一场大战,那军师使出了可怕的妖法。侥幸生还的人说,他们说远远看到一座泰山从天而降,直接压下来,把战场上的军士和马匹活活压死。

龙芸亲手杀掉了那个军师。可是代价十分惨重。幽州卫主力损耗过半,再也无力向西挺进。

朝中早就有长老进谏,道:“大昊上有忠臣,未可硬攻。”

龙芸不听劝阻,一意孤行。虽然短暂地拿下了朔州,可兵马折损太重,无力守卫城池,只得班师回朝。

龙芸自己又受了重伤。她的胸口挨了一记钝器。诊治的医师说,幸好不是一柄剑,要不就被洞穿了。

这一记打得有点偏。若是再往左边挪上一挪,心脉俱断,便没有活路了。

不管怎样,龙芸还是顽强地活了下来。像以往的每一次。

龙芸昏迷不醒,醒时神志不清。殷阳伴在她左右,像一个尽心尽责的男宠。

夜晚她总是很害怕。于是他也陪在她身边。半夜听她说梦话,听她哭,听她叫别人的名字。

夏天打雷的雨夜,她缩在床角勾成一团瑟瑟发抖。

殷阳过去,搂住她,对她说:“我在这里。你不要害怕。”

龙芸说:“我没想杀你的,师兄,我没想杀你。是你逼我的。”

殷阳说:“不怪你。一定是你的师兄太坏了。”

龙芸说:“我也没想这样,可是,可是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