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读网【ka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废材又怎么样?照样吊打你!》最新章节。

谭浮只觉得绝了。

这年头,姓燕的都想直接掀翻燕家。

“这对我而言是好事,但是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这么做,无异于将跟了燕家几百年的附属家族甩掉,燕家会垮台,只剩下一个空壳。”

如果真这么干的话,那么燕家从今以后只剩下了三个人。

就相当于只剩下了头颅,身体全部被她斩杀殆尽。

“其实这是最好的结局。”他并不觉得可惜,“刚才就说了,我们走得太高,早就没有办法停下来了,再这么往上走,无异于走向了毁灭,倒不如趁这个机会,将我们彻底斩落。”

谭浮定了定,她大概是知道燕温为什么来找她了。

如果说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局面,有点脑子的人早就想办法停手了,毕竟她跟燕温两者的差距太大,早就已经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

在即将分裂的这种情况下,燕家还对着那个位置往前冲,这已经很不正常了。

他们透露出感觉,就如同联邦成什么模样都不要紧,只要总指挥的位置姓燕就可以了,病态又偏执,令人背后一凉。

“你来找我,是想让我武力镇压全部,就这么对他们动手,不需要留情。”

兜兜转转,居然还是成为了转变成了以实力镇压这种霸权的方式。

不过,她喜欢,“提醒我了,乱世需要霸权,所以反对者的声音,可以是看不见的。”

燕温没有说话。

谭浮就知道了他的意思,“不过你也够狠,作为继承人,居然想将整个家族都给灭了,还跟我在这里密谋,都已经四百年了,附属家族的血早就跟燕家的融在一起了,一荣俱荣。”

此举无疑是背叛了整个家族,将所有的血亲抛之脑后,全然不顾他们的意愿。

这在外人看来,是无比凉薄的。

但是吧,谭浮却觉得他做得对。

“那是燕的燕家,不是燕温的燕家。”燕温吐出一口气,“什么时候将所有带着不正常执念的家伙除掉,什么时候燕家才正常,相比于一个燕家,一个联邦才是最重要的。”

没错。

一个联邦,是燕温最后底线。

其实外人说得没有错,他是燕家的继承人,也是最正统的继承人,他会以大局为重,只不过这一次的大局,在谭浮那边。

所以他会选择谭浮。

联邦不能分裂,一旦分裂,燕家先祖所做的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人类内部开始出现裂缝,隐患就会很大。

如果影响联邦团结潜在隐患,那么就解决它。

这是个乱世,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所以需要更强的人去保护它。

所以,他目光灼灼,一字一顿的说道,“谭浮,杀了我。”

谭浮的长枪出现,“如你所愿。”

两人此刻默契的达成了一致。

漫天的寒气遍布了黑夜,那透出的寒气,将这一片变成了迷雾。

在屋里整理书架的月源看过去,“出乎意料的发展,还以为燕家从壳子里就歪完了,没想到还有一个能扛起事的。”

白团团捧着它的狗血小说,看得津津有味,闻言看了过去,“燕家风光了几百年,但盛极必衰,繁华到了极点,也腐烂带了极点,再这么下去,成为历史是必然的,燕温倒是利落,直觉选择了剔除。”

当毒跟药混合在一起的时候,你喝还是不喝?

燕温选择丢了。

等谭浮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书房已经恢复如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开读网】地址:kai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