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藤叶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祝融那一个早上都在盯着姜楠,一直张嘴闭嘴的想说什么,但是姜楠每次回过头来,祝融就装没看见,但是这个样子太明显了,姜楠走过去拍了一下祝融。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是跟挑战有关系吗?”这样子一定是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不开口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总要有人来开口吧。

祝融表情略显慌张,挠挠头流下虚汗说:“不是不是,如果你在勉强的话,那就不必,还是不要拖着疲惫身体乱走。”

“啊?你不会是被西王母骗了吧,怎么会说这种事,我现在一点事都没有。”姜楠无奈解释,一看他这样子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祝融瞪大眼睛,清澈的眼神里充满着疑惑:“啥?你和白泽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我知道了,都整蛊我是吧,好,这个仇我记下了!”祝融气哄哄的走了,根本就没听姜楠后来的解释。

“你听我把话说完啊。”姜楠哪会知道他会一个字都不听进去,如果挑战来个超高难度的那可怎么办啊!

就这么战战兢兢今天过了早上,看着罪魁祸首西王母在湖塘中央的亭子上安静的看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说我是故意的,有可能她是误会,说她不是故意的,感觉像密谋坑自己的,无论哪种还是不好下结论。

西王母望着姜楠在对面挠头古诗冥想有没有想出个什么来,就叫了他一句:“姜楠!你在做什么?过来吧!”

姜楠寻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是在向自己打招呼的西王母,也回敬了个招呼,慢慢的向亭子靠近。

姜楠离西王母坐的很远,西王母那我这样说话太麻烦了,站起身来,转移了位置。

“姜楠啊,是有什么烦恼吗?”

“啊,不是……只是祝融会不会因此把挑战加难。“

“他为什么非要把难度加难?”

姜楠见没法聊下去,干脆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都讲了出来,讲完后,西王母捧腹大笑。

“太有趣了,实在是太有趣了,没有想到,我竟然没有亲眼看到这么一幕,只不过没想到你和白泽都亲成那样了,竟然什么都没有做,以前我们可很开放的,山海经的故事讲完后,我们都也解放了,我周游过很多神话,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地狱的王路西法,说实在的,他们那里很开放,如果有机会的话,让白泽带你去。”

姜楠其实不想去,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天堂上帝地狱这种说法,宁愿相信展翅高飞的比翼鸟,也不信贪婪的伊卡洛斯。

“而你……我的孩子,一个非常成功的失败品,如果当初对你多一点关心的话,说不定就没有你了。”西王母突然变得慈祥,但是姜楠明白这份慈祥之下经历过许多许多的事情,再深走一点就太阴暗了。

姜楠沉默不语,西王母站起身来拍拍他的肩膀后就离开了。

再见……你的母亲……

一下子祝融又把众人召集回来,这场测试很严肃,不能投机取巧,这次没有去比时间和耐力了,大禹绝情的让姜楠在任何投机取巧下都无法成功的游泳,跑步战斗集为一体的一个测试。

设计的很巧妙,以火为能源驱动的机关随处可见,姜楠胆怯的看着这一切,因为他早已观察过了,不拼尽全力的话,根本无法战胜。

“祝融,你应该知道,把宝石随便交出去对你也没有任何损失,更何况是姜楠,所有的挑战任务本就是借口,姜楠是人类,他无法在这里生存下去,他早晚要回去原来的家,要是一不小心摔倒了,骨折了怎么办?你陪?”

“呃……我已经大大降低了受伤的几率了,只要小跑加小跳……就能过去了。”祝融被越说越心虚,西王母短时间爆发的气势,让他这个正神都有一点吓到了,更别提,现在只解锁了1/5力量的自己,会被如此小的威慑力吓到说明西王母刚刚是真的生气了。

“你家小跑加小跳有10公里,更别提,还要上天入地,……你莫非是夹杂了私人恩怨吧。”西王母诧异的看向祝融。

“不不不,没有事,这不是在锻炼他吗?以后上大学了,不是男生要跑3千米吗?10公里都是当特种兵的基础了。”

“啊?你还知道10公里是特种兵的基础,没有一般特种兵的基础应该是在8公里或者10公里吗?反正不行,快去调一调,主要姜楠身体不是不好吗?听说老贫血。”

姜楠晕,西王母这是看几个月前的八卦这种玩意怎么还在?

“更正一下,我1公里是能跑的,而且不计时间,其次没有,我的贫血已经好了,其次不用改,这样就好了。”姜楠觉得要勇于挑战,而且这个设计也不是并非不合理。

“你……既然是你自己说的,那就这样吧。”西王母也不继续吹毛求疵了,就任由姜楠怎么做吧,祝融为了防止姜楠作弊这个需要禁止,应该是没办法投机取巧了,姜楠要老实本分的慢慢过去。

整个关卡从山顶上到山脚,再跑到另外的山头上来。

开始后,祝融其实不打算就有时间,只要能安全的过来就行了,干脆就拍拍手就准备石头了。

诡异的山洞,拿下,湍急的河流,拿下,看不懂的吊桥,拿下…………拿下拿下拿下拿下拿下拿下,通通都拿下。

姜楠冒着大汗站在立山头上大喊:“有帮我算多少时间吗?”

白琢如用一个最简朴的方法虚空传话。

“大概用了一个小时吧。”

“我还以为能再快一点。”

“作为一个业余的已经很好了。”

“谢谢,还有我怎么过去?

“我带你过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