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亭笔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电梯终于下行到了三楼。

时菁抬眸看了眼楼层显示屏上的数字,在心里暗自吐槽了一句:龟速。

并非是她不想跟傅语若待在同一个空间里,她做梦都想再度把对方拥入怀中。

但现在的问题是,两人在密闭空间内挨得那么近,她的身体已经有了反应。

熟悉的发香钻入鼻间,化为丝丝缕缕的热雾,蒸得她心跳加速,脸颊泛红。

那香气并不是omega的信息素,但对于时菁来说,依然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颈后的高效阻隔贴尚能安抚住蠢蠢欲动的腺体,但她口中的标记齿却是不受控制地冒出了小尖头。

牙根有些发痒,喉咙也生出一种干涩的感觉。

就像是饿了很久的瘦狼,看到了美味的食物,却只能饥肠辘辘地忍着。

一滴汗珠从她额角处滑落,亮晶晶地挂在脸侧。

她不敢伸手去擦,她怕自己一动弹就会忍不住去触碰身前的傅语若。

她抿唇直立着,两手在身体两侧握成了拳,肩背肌肉紧紧绷起,宛如一张蓄势待发的弓!

时菁的异常其实并不明显,却仍被站在她身旁的范宁涛察觉到了。

善于替领导分忧的范经理非常娴熟地开启了话题,保持了片刻安静的电梯立即就被众人的声音所充斥。

无论是时菁还是傅语若,都悄无声息地松了一口气。

好不容易到了一楼,可电梯却在这个时候轻微地晃动了起来。

傅语若重心不稳,脚步无意识地往后退了些许,还没等她心生惊惶,一双修长的手就从后方轻轻托住了她的腰。

她知道那是谁的手,她的心在短暂的安定之后就变得慌乱起来。

alpha掌心里的灼热温度穿透她的西装外套与衬衫,直贴她的软腰。

傅语若呼吸一滞,发丝遮掩下莹白如玉的耳垂当即就红了。

还好那手掌并没有在她腰间停留得太久,将她扶稳后,就礼貌地离开了。

与此同时,时菁干净清澈的嗓音自耳后低低响起:“抱歉,傅总。”

傅语若自然不会因为这种无心之举而去责怪对方。

在她的认知里,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的另一层身份,对方刚才的行为也谈不上冒犯。

是自己的问题,自己太过敏感了。

她没有出声,小弧度地点了下脑袋,表示自己不会介意。

这时,电梯门自动开启,凉风灌入,吹散了她面颊处的热意。

她快步走出,离开了身后那个度秒如年的空间。

出了丹霞酒店,一行人坐上两辆车,直朝傅氏集团大厦驶去。

安排未然公司工程师团队入驻一事,傅语若交给了秘书韩俪去处理,她自己则是去到了49层,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不管早上发生了多么惊心动魄的事,下午三点的董事会议她也得去出席。

刚踏进办公室,冯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若若!早上我一直泡在实验室里,刚才出来才听说丹霞酒店庆典上发生的事,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被吓着?”

听见好友那满含关切与担心的声音,傅语若心中有着暖流划过。

关好门,她走到休息区的沙发处坐下,宽慰对方道:“放心吧,有惊无险,问题算是当场就解决了。”

电话另一头的冯茜明显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听说你们弄了个全息光幕出来,现场视频网上都传开了,我还没来得及上网去看。”

“也不知是谁在背后搞鬼,不早不晚偏偏挑你正式复工第一日闹事,手段可真脏!”

对于幕后之人的身份,这一时半会的,傅语若也没有猜测方向。

她只道:“不管是谁,除非他不再出手,否则的话,狐狸尾巴总会露出来。”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在快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傅语若迟疑着问了一句:“对了,你那边还有之前那种喷雾吗?”

担心对方不能及时明白自己的意思,她紧接着就补充道:“就是在我孕期、产期以及恢复期间你为我调制的那种特效药剂。”

一听这话,冯茜就有些莫名的心虚。

她暗道:那哪是我能调制出来的特效药啊,是你那位小alpha一直在默默付出。

一周两次的信息素抽取,对方自始至终都在积极配合,没有半分怨言。

当然,心中感慨归感慨,真相那是不可能说的。

“我得先找找看原材料还有没有,你什么时候要?”

静默两秒,傅语若轻声开口:“越快越好。”

“啊?今天就要吗?”冯茜一边翻找着时菁的电话,一边发问,“你怎么突然又需要那药剂了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