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不拉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礼堂外走廊上,江绎询问007许如心那边情况。

007汇报速度相当快:【聊完了!刚刚聊完的!阿尔弗烈德好像放弃了!】

江绎快步往消防通道方向走。

许如心正巧从门后出来,差点撞到江绎,她往后退了两步,还有些懵:“那个……我说完了,谢谢你。”

虽然不知道江绎从何处得知阿尔弗烈德要对她表白,不过能避免对方不分场合对她表白这种事件发生,许如心理应和他说一声谢谢。

“没事。”

消防通道内,异国少年像是经历过风雨捶打的蔷薇,那双深邃如海的眼眸暗淡下去,隐隐泛着些水光,恋恋不舍地看向许如心,张口用英文问了一句:“我们真的没可能吗?”

十分钟流利对话道具失效,许如心没太听清,也没太听懂对方说了些什么,冲他歉意一笑,朝江绎轻点了一下脑袋,快步离开,消失在两人视野中。

江绎看向还陷在伤心情绪里的阿尔弗烈德,下巴轻抬示意他看地面上的花束。

用英文询问他:“地上的花还要吗?闭幕式马上要开始了,垃圾不能随便乱扔哦。”

阿尔弗烈德难以置信地看向江绎,深蓝色的瞳孔因为震惊扩大,他一点都不明白为什么面前这位少年三十七度的嘴能说出这么冰冷的话。

007:【……】

在闭幕式开始最后三分钟,江绎和阿尔弗烈德从礼堂门口进来,江绎从陈木喜手里接过话筒,与一旁等待多时的温纪清一同踏上红毯走向中央的舞台。

灯光恰到好处地追随两人的身影,摄影机内两人面容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闭幕式在如潮的掌声中开始。

台下,袁老师问礼仪老师陈木喜:“刚刚上台前江绎是不是和你道歉了?”

他听得不算清楚,按捺不住好奇,这才问陈木喜。

陈木喜一脸无奈,解释:“闭幕式前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让温纪清找他,最后掐着点和阿尔弗烈德走进来。”

好在不耽误闭幕式开场,就是让她这颗心七上八下的,生怕搞砸闭幕式。

袁老师笑了声,想起方才胡志超走进礼堂内的神情:“我说胡主任怎么那么生气,刚才礼堂外胡主任教训的就是江绎他们吧。”

陈木喜倒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下意识看向台下观众席寻找胡主任的位置,果不其然看到胡主任站在一班和二班的位置旁徘徊,那双小而黝黑的眼睛瞪得像铜铃。

陈木喜哭笑不得。

好在江绎和温纪清稳定发挥,闭幕式的主持全程没出错,颁奖时气氛热烈和谐,合唱配合默契,温纪清嗓音清冷,江绎嗓音沉稳,交流生那边领唱的男生虽然有些恍神,但总体声调在线,台下学生不自觉跟着轻声哼唱,将现场氛围推向另一个高.潮。

一曲合唱结束,似乎将大家带入交流活动结束的浅淡悲伤中。

阿尔弗烈德不知是触景生情还是被许如心拒绝后伤神,在台上直接掉起眼泪,一双深蓝色眼眸中隐隐闪动着泪光,生动演绎什么叫如同白莲花瓣沾水的破碎感。

007握着双手,一脸花痴,语气迷醉:【好破碎,好喜欢哦。】

“……”

摄像机推了个特写,温纪清接到台下陈木喜眼神示意,举起话筒,清冷的声线顺着话筒流出:“alfred,itseemsyou’revedbythissong,and……”

温纪清卡了一秒,江绎接过温纪清话头。

“andicanseetearswellingupinyoureyes,butdon’tbesad,weallbewithyou,causeyouareourbestfriends.”

“isn’tit?”

江绎说到这句话,看向温纪清,少年眼眸微弯,黑色的瞳仁蕴着浅淡的笑,隔着半空,直直注视着她。

温纪清眼睫轻颤,握紧了话筒:“yeah……”

台下有同学带头喊起来:“youareourbestfriends!”

接着,便是整整齐齐的喊声,礼堂大而空旷,回声悠远,虽然齐声喊话的画面略显中二幼稚,却让不少人热泪盈眶,仿佛在这一刻,国别、语言和肤色都不是障碍,展露出来的只有一颗颗纯粹追求知识和热爱的年轻的心。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