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水枇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特雷尔放下杰森,不理解他为什么生气。

杰森骂骂咧咧,落地后立即远离特雷尔:“我伸手是邀请你组队!你以为是什么?”

“已经组队。”特雷尔慢吞吞地回答。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杰森嘴角抽了下。

“打架。”特雷尔将骑士枪杵在地上,撇过头。打架结束后,杰森主动扛着他离开战场,这是队友行为。特雷尔从那时候就认定杰森为队友,单方面的。

“我以为最起码也是交换名字那时候!算了,你这个中世纪老古董的脑子比我还混乱。”杰森翻了个白眼,伸手握拳敲了下特雷尔的手背:“红头罩,杰森·彼得·陶德,队友你好。”

“弃民,特雷尔。”特雷尔轻轻回敲一下,“你好,队友。”

“别叫队友,叫称号。关于队名有什么想法吗?没有就叫法外者了。”杰森懒得想新组织名字,反正跟罗伊、星火他们一样,早晚要散伙,名字用不了很久。

特雷尔没意见。

杰森回到杀手鳄的尸体前,埋头翻检,甚至掏出战术刀动手解剖。

他的行为像黑暗法师,又或者喜欢研究各族不同之处的生命系奥术师,不同的是黑暗法师通常自己制造实验体来研究,而奥术师喜欢直接买试验体。

特雷尔看着杰森的背影发呆。

“杀手鳄的胃中有人体组织。他确实吃丨人了,但被他吃掉的人不是死于撕咬,而是失血过多,确切地说是死于血液被吸干……”

杰森把掏出来的东西用防水布打包,还从腰包中拿出针线把杀/手鳄割开的肚皮缝上,甚至将地上那些牙齿捡起来塞回杀/手鳄嘴里,这才擦手清理战术刀站起身。

“杀手鳄逃出阿卡姆已经两个月,但最近十天才开始作案,已知被他绑架的孩子有五人,都是女孩,年龄在十到十六岁,出身中产阶级,是白人……他在替别人做事,有目的地犯案。是相信年轻女孩鲜血能美容的贵族?还是黑暗法师或吸血鬼?又或者恶魔?”

“没有魔气。”特雷尔对魔气非常敏感,残留的肢体上有阴森邪恶气息但不是魔气。

“不管是什么,他们敢在哥谭做这种事,胆子一定够大,不会因为杀手鳄死了就停手。”杰森把擦干净的战术刀插回腰间,摸了摸枪,酷酷地冷笑了声。

特雷尔有个【邪恶侦查】技能,但是施法比较麻烦,动静也有些大。

杰森想都没想过让特雷尔用魔法手段追查凶手,毕竟在他眼里,特雷尔是光明系的白魔法师,而且还是擅长骑士战法的暴力法师,施法要用血。

杰森看着杀手鳄的尸体,突然语气深沉地说:“杀手鳄不该死得默默无闻。”

“他是大人物?”特雷尔问。

杀手鳄除了力量较大,战斗意识只有本能弱得像条魔蛇,杰森要是拔出他的灵魂之刃,根本轮不到特雷尔抢怪。如果哥谭的boss怪都是这种强度,杰森养成不怕死的打架习惯也正常,反正打不死他。

“当然不算,杀手鳄在阿卡姆就是个小弟。我是说,作为我们第一次合作的战果,他死得默默无闻对不起法外者的名号。”杰森笑起来,眼神就像当初跟特雷尔说看蝙蝠侠装傻很有趣一样透着恶作剧光芒。

“我有一个想法。”

杰森说要给蝙蝠侠送一份迟来的新年礼物,给哥谭一个惊喜。

……

“多米诺眼罩,戴上它,为身份提供一道保险。戴的时候喷红瓶药水,摘下时用蓝色这瓶。我的计划是……等下你……如果……你就这样……万一……你就那样……”

杰森看起来明明是个直接莽的战士,制定计划却一套连着一套。

几个小时后。

特雷尔坐在开往阿卡姆疯人院的卡车上,用骑士枪柄捅捅前座的椅背,提醒:“蝙蝠车靠近。”

“看见了,坐稳!”

红罗宾给他通了消息,追来的是真蝙蝠侠,而不是夜翼那个假货!

卡车加速,但蝙蝠车速度更快,越来越近。

特雷尔准备起身拦截。

“等等,我有准备。”杰森打开仪表盘旁边的隐藏盖子,里面有一排按键。他按下一个红色按钮。

一颗改造的□□从后车厢飞出去,轰在蝙蝠车前面,炸出红绿交加的浓烟。

杰森把头伸出窗外朝后竖了个中指,还吹口哨:“哥谭罪丨犯那么多,一天天没事干总盯着我,还是阿福把你喂太饱了!”

他的行为看起来像个反派。

“砰!”

四代罗宾达米安从天而降,落在车头上,隔着玻璃冲杰森死亡威胁:“陶德!去死吧!你竟敢朝父亲……”

骑士枪快得像凭空出现,砸在达米安腰上。

“他还是个孩子!”杰森看着被挑飞还能在半空扭身重新扑下来的恶魔崽子,语气一变:“恶魔崽子,随便揍,别打死就行。”

这好像是你弟弟?

悬浮在半空的特雷尔回头看向杰森,另一手抬起骑士枪左右格挡达米安的忍者刀十八连斩。他甚至瞧都没瞧达米安一眼,游刃有余的样子几乎把达米安气得七窍生烟。

“别大意,小心他用氪石。”杰森丢出一捆绳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