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电灯,窗外的月亮也不曾探出身来,此刻房间里分外昏暗,而绀音手中毛茸茸的一团东西还要更加漆黑,在吱吱声中不停扭动着身躯,像是一团不安稳的黑色空洞。光秃无毛的油腻尾巴也不停甩动着,恨不得用尽全身上下的全部力气逃出这重桎梏才好。

很可惜,就算再怎么努力,小老鼠的愿望也只能落空了。在义勇的强烈制止之下,绀音才没有把手中的老鼠放到他的被子上。

他有被眼前的场景吓到吗?可能有一点吧。

至于是被悄无声息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绀音吓到了,还是扭来扭去吱吱乱叫的老鼠叫人心慌,亦或者是此刻满脸失望可怜兮兮地盯着他的绀音实在让他高兴不起来,义勇也说不明白。但在久违回家的夜晚见到一只老鼠——而且它还有极大的可能性会被放到自己的床上,这实在是有点可怕。

天地可鉴,绀音可不是为了恶作剧或是找乐子才这么做的,纯粹只是因为义勇露出了暧昧不明的质疑神情,仿佛她在说着什么不可思议的话语,所以她才着急地想要用行动证明自己的!

当然了,她并没有意识到,把一只脏兮兮的老鼠放在别人的面前,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义勇也没想到要趁着眼下的机会向她传授这点小小道理。小老鼠的叫声实在太过恼人,此刻已经升级到了几近破音的程度,他不由得担心自己的鼓膜是不是也要一起破裂了。

兀自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大脑慢慢吞吞地清醒过来。他琢磨着绀音刚才的话语,习惯性把她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你说家里有很多老鼠,对吧?”

这可不是质疑。他只是觉得现状实在让他不愿相信而已。

“对的。”她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这只老鼠是从灶台上跑过去的,一下子就被我抓住了。”

说着,绀音微微松开手掌,但并不是想要再次证明自己,更加不是想用这小东西狠狠吓唬义勇。

她的手指只松垮了短暂的半秒钟而已,在老鼠钻出手掌的瞬间猛然合拢,用指尖捏住了纤细的难看尾巴。老鼠一整个被猝不及防地吊了起来,脏兮兮的爪子在空中扑棱着,圆润的肚子都快垂到脖颈上了。

看着这肥硕的小身子,义勇好像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厨房,又是如何轻松地落入绀音的手掌心里的了。

“上楼梯的时候我也见到了好几只老鼠。”她漫不经心甩着依旧挣扎不止的老鼠,好像这是多么有趣的玩具,“真没想到这么个小东西居然能够爬上那个又破又陡峭的木梯子,简直是奇迹——知道吗,它们攀在木梯上的小爪子可比你的手要稳多了!”

“……”

富冈义勇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会和老鼠放在一起做比较,更加想不到他在这番竞争之中还能落于下风。他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恍惚之间似乎有老鼠的小小爪子搭在了自己的掌心中。

恰在余光的边缘,一溜乌漆嘛黑的小老鼠排着队飞快窜过,倏地消失在了更漆黑的角落里,如同一道蠕动的不规则黑线。

在此刻看不到的一楼,说不定还有更多的老鼠正彻夜狂欢。

义勇想,他应该得开始接受这个家的主人已经从自己变成了老鼠的这个事实了。

接受归接受,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念叨:“我记得以前没有老鼠的……肯定没有这么多。”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嘛!”绀音往床边一坐,说话的腔调像个经验十足的过来人,“也不想想你多久没回来过了。”

久得让这里彻底变成了杂草的乐园,连老鼠都能在富冈家横行霸道了。

也许是她的这话激起了义勇的羞愧心,或者他只是在思索着什么,悄然低下了头,沉默着半句话也没有说。

绀音耐心等了一会儿,这种得不到回应的感觉让她不太喜欢。

又忍耐了片刻,沉默依旧,她只好出声了:“我是无所谓老鼠这种东西啦,但是夜里总有小小黑黑的玩意儿在家里爬来爬去的,你不会觉得很古怪吗?而且,我还看到有只老鼠在咬椅子腿哦。要是放任它们继续下去,肯定会把地基也吃掉的,到时候你家可就要塌了!”

说着,她侧过身,一本正经地——甚至近乎严肃地望着他。

“得想个办法把老鼠全部驱逐出去才行。而且不能再拖延了,我们现在就得行动起来!”

这是她真情实感的苦恼,可不是为了拖延动身的日子才临时想到的说辞。她是真的很担心富冈家会被老鼠毁于一旦。

“住处被老鼠啃坏所以无处可去”,这种事听起来也太怪了,简直像是太阳一样,悄然之间晒得绀音脸颊发烫,让她觉得好不自在。

但是,要怎么做才能让占据了富冈家小木屋的老鼠们消失呢?

绀音毫无头绪。她对人类世界都还一头雾水呢,更别说要让她参透老鼠的奥秘了。

义勇同样想不出什么特别的主意,他从不知道家里有这么多害兽出没,也不曾思考过除鼠的妙招。

既然已经知道了家里满是四爪生物,再想安然入睡肯定是做不到了。义勇担心自己接下来的梦里将会充满这种贼头贼脑的毛茸茸小生物。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开读网【ka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日轮刀小姐想罢工[鬼灭之刃]》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