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日落,祁连捏着人中,强打精神,站在封山祭宫改造的贵族住宅区台阶上等候,半个时辰前进城的柳鞅部,陆续押着封山下确定离宫陷落而绝望的一众邢国遗民贵族前来。

而原本见证了南宫杀死柏氏家主柏彭的那一谷仓一百多邢国国人和南宫,都被祁连下令带到了分属柏氏的宅院门前,同时从其他谷仓和窖仓里,祁连都差人取了一两个代表上来观看。

不用想,在路上得到祁连示意的柳鞅,一五十一地将南宫杀人经过都如实告知给了一众封山贵族,等到那些贵族一行人被押到校场时,只缺了柏氏的其他两个安氏、毛氏两个原本封山最大势力、族人数量最多的各俘虏军将,看见跪着的南宫旁边的柏彭的尸体,都面色悲戚,显然他们认为,继家主被杀的柏氏之外,祁连对他们下黑手的时候也已经到了,或者至少这也是能理解为祁连“杀鸡儆猴”的震慑的开端。

当然,柏彭的两个儿子,那两个身上还带着酒气的纨绔俘虏,更是伏在柏彭的尸首上痛哭不已。

深感周围邢人俘虏面色不善的芳一、狄梁、狄育等人皆按剑而立,有意无意地把祁连护住,周围的占据四周房顶等制高点的弓手和押送兵卒,也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在场的除了把人押来后就一言不发地侍立一旁的柳鞅外,其他所有人完全不能理解祁连为什么要趁着这些俘虏桀骜不服的气头,冒险聚集他们,虽然规模不大,只有两百多人,可是考虑到此时城中祁连一方的兵力也不过三百出头,而先后抓捕关押的俘虏总人数已经接近两千人了,一旦闹将起来…

可是祁连却只是摇摇头,满不在乎地拨开芳一等人,待最后确定一圈相关人等都已来齐后,祁连对昂着头的南宫责备道,“南宫,你知道自己闯祸了吗?”

“主上您说是就是吧!我实在是看不下去这厮恶徒,一介败军之将!还敢在那么多人面前,朝您吐唾沫,侮辱主上您!而且您还不知吧!这厮还曾侮辱过作为使者的柳大夫,路上我等审问其他俘虏的时候,我还听说就是这个杂碎!让三道峡的守寨卒长闭门不纳柳大夫,还让人在您写的战书上便溺…”

南宫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细数着手边柏彭那个死人罪状,而他每说一句,早有安排的祁连就让柳鞅、狄梁、狄育等通晓蓟邢两国语言的人,大声转述。

一时间,本来还要同仇敌忾的众多邢国遗民面色犹豫起来,毕竟南宫所说的后面那些事他们不知道真假,可是柏彭当众吐了祁连一脸的事,他们就是亲历者,只不过众人当时不知道祁连的身份,以为只是一个敌军首领的儿子侄子之类的二世祖来问个话,身份肯定低于封山二把手地位的柏彭,所以以为吐了也就吐了。

可是如果这个男孩是打败他们的敌军首领,那被杀,确实从情理上也说得过去。

毕竟先秦之时,平均年龄就在三十多岁左右,轻生尚义,一言不合就杀人是常事,被人侮辱自家家主后出手,更是情有可原。

只不过,别说南宫只是祁连的卫仆,却杀了他们封山柏氏一族的家主,是绝对的以卑弑尊,就算南宫是柳鞅一样社会地位的贵族大夫杀了柏彭,封山人也绝不会因为杀人者有理就理解他们杀了自己人的举动。

这时候礼乐乡土之念深入人心,甚至百年后孔子创立的儒家所推崇的亲亲相隐等族群护短观念,某种意义上源头就在从此时传承下去的风气,所以就算柏彭有那么一点点不是,面对侵略者的祁连一方,在场封山众人最终还是意志坚定地选择了“帮亲”,只是摄于周围的明晃晃的兵刃威逼,才勉强没有骚动起来,不过继续冷眼以对是少不了的。

可是祁连接下来的话,却让本已经重新在眼神交流中统一立场的封山众人傻眼了。

“南宫!你这个莽夫!自作聪明,坏了朕好大的事!你以为柏族长早早来投,朕独先在众人面前见他是为了什么?虽然柏族长和朕因为一些误会暂时还没有谈妥,而唾了朕一口,但不过是彼此相戏耳!你想想柏彭族长独自先来见我,是为了什么?你以为朕能知悉这封山的暗道,还赶上柏彭族长的两位爱子宴请灌醉其他守将的事,以及三道峡前线中许多事是巧合吗?柏彭族长实在是为此战立了头功!尔婢却把柏子刺死了?现在知罪了吗?”

“啊?!!”

不仅仅是南宫,听完转译的其他被俘贵族和在场国人都一脸震惊地看向两个同样发懵到抬起头的柏彭的儿子。

可是那两人被柳鞅单独带来之前,特地被祁连嘱咐多灌点酒的柏氏子,两人此时神智不清,加上口齿不灵,也就是看到了自己父亲的尸首还能记得哭罢了,喝酒喝大的思绪一时间难能组织起什么有效的语言反驳?

柏彭两个儿子一时激动地指着祁连,可还不等他们说话,祁连就环视一圈后“愧疚”地对四周自家兵卒喊道,“勇士们,很抱歉,虽然朕答应了你们攻下封山后毫厘不取,但眼下柏氏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我们能这么轻而易举地拿下封山,柏氏功不可没!如今他们的家主,又被朕的亲卫长误杀,朕必须先补偿他们!你们放心,朕从库房里拿了多少,会告诉你们个数,明后日发放赏赐之时朕再补上就是!”

说罢的祁连激动地走下台阶,紧握住柏氏颐指自己的两个少年的手,然后重重地摇晃两下道,“汝父遭此横祸是朕的责任,朕一定加倍补偿柏氏!放心,幸好朕来得及下令,亡羊补牢,让兵卒不要侵扰朕身后柏氏的家宅!芳一!”

“臣在!”一直暗自偷笑的芳一拱手道。

“你去安排柏大夫两位爱子去库房,抄出来的安氏和毛氏的所有财货珍宝,包括那些歌姬,他们想要什么就随便他们拿什么!只要记个数就好了!”

“诺!”芳一领命带着两个走路都站不稳的柏氏子下去了。

祁连当着众人的面安抚好受害者家属的情绪后,马上对着已经发愣的南宫继续训斥道,“现在,南宫你还不知罪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开读网【ka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春秋:从荒野乞活到成为霸主》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