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开读网】地址:kaiduxs.com

席上温德毓如坐针毡,腹中百转回肠,直怕开罪了这位爷,先时献了殷勤,转头就不作数,若是个气量小的,必然会怀恨在心。

温德毓自是得罪不起这样的人,思来想去,琢磨得编个像样的借口和沈宴秋解释,哪知沈宴秋的身边围坐着几位比他爵位大、官阶高的人,纷纷明里暗里在沈宴秋面前夸耀自家的姑娘如何美貌动人,如何能持家,那意图实在明显。

沈宴秋笑而不闻,之前温德毓借雪浓来恭维他,他也是这副姿态。

都说旁观者清,当下温德毓就明白过来,沈宴秋是没看上雪浓,这满顺天府的年轻姑娘排排站,论容貌,雪浓必是其中翘楚,他连雪浓都瞧不上,这些人的女儿更是不会放在眼里。

温德毓登时松口气儿,又和同座的酒友敞开了喝,直喝到酩酊大醉,被人扶着离开,便也没察觉到,另一桌上,沈宴秋睨过他片刻。

--

温云珠的婚事既定,各人也再没什么谋算,府里一时倒平静了。

雪浓每日都过的忐忑,她在沈宴秋那里知晓了温德毓的意图,沈宴秋也没有应允不会答应温德毓。

她从来只把沈宴秋当作长辈。

跟他行夫妻之事,她不敢想。

好在日子一天天过去,正院也没透露出什么,雪浓也就能放宽心。

恰在月中,府里请了唱戏班子,这唱戏班子也不是住在府里,原是别人府上的,因周氏爱听戏,才借了来。

周氏这人也爱热闹,嫌一个人听戏没甚意思,便邀了几位要好的夫人做伴。

戏台上的伶人咿呀做唱,座上的夫人们也时而搭几句话闲谈,雪浓同温云珠坐在周氏下首那一桌上,便能听得见她们闲话。

正有位夫人好奇问道,“你们府里要嫁给显国公做填房的是哪位姑娘?”

周氏瞥了眼雪浓,装作在认真听戏,再侧头和另一位夫人说戏文讲究,装作没听见这话。

那夫人被晾在一处尴尬,旋即也便不追着问了,只是心底多有鄙薄,还没攀上显国公府这门亲戚呢,就狂的什么似的,自家也是豪门勋贵,又不是破落户,把女儿嫁给糟老头子,背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笑话。

那夫人的话雪浓应该没听错,府里有姑娘要给显国公做填房了,显国公那么大年纪,谁会愿意嫁给他?

雪浓忽然想到沈宴秋提醒她的话,当即背上冒冷汗。

温云珠幸灾乐祸的问她,“雪浓姐姐,你猜她说的是哪位姑娘?”

雪浓眼眸在她脸上定了定,很诚实的摇头。

温云珠向来藏不住话,但这事四下都瞒得紧,周氏特地交代过,不许在雪浓跟前露风声,温云珠就是再得意,也不能告诉她。

雪浓见她也摇头,竟是没来由的心慌,直到戏唱完了,她这心慌都没抚静。

又过了一日,雪浓去正院请安时,周氏在和妯娌们愁她和温云珠,直说她是温云珠的姐姐,温云珠已经定了亲,也得赶紧给雪浓定个相配的未婚夫,总不能姐姐还没出嫁,妹妹倒先嫁出门去,不合规矩。

雪浓还记得那次在白云观,他们迫不及待的把她丢在观里,她有点恍惚,是不是那时候周氏就筹划着要她先出家,然后温云珠和王昀就能顺理成章定亲成婚。

雪浓着实厌倦这些算计,甚至疲于应对,以前她觉得只有嫁给王昀才能脱离家里,现今再想想,她是傻的,她与王昀的亲事,温德毓和周氏想给就给,不想给立刻就能收回去,她从来都是被动的。

雪浓没在周氏屋里呆多久,走出来就见温云珠坐在东厢房外廊下的杌子上,正将手里的金簪子往地上砸,“会读书是个秀才就是前途无量了,我就不想嫁他!”

被她的丫鬟流云一手给抢开,赶紧示意她雪浓在看着。

温云珠果然见雪浓立在台阶上,温云珠固然嫌王昀家里不富贵,但王昀至少是个年轻人,而且母亲说了,王昀将来不定比沈宴秋差,相比雪浓要嫁给显国公那个半截入土的老头,王昀可好太多了。

于是温云珠有点炫耀又有点得意道,“我想想他确实不错,总比老头强。”

雪浓听出她话里的话,缄默的离开了正院。

之后又有几日,便有显国公府的下人出入府里,雪浓没见过,流月见到过,说是抬了好几箱子东西来。

四月的下旬,雪浓病了,心口常疼,夜里也总做噩梦,吃了东西就吐,吃什么药都不见好,眼看着不过几天,人就瘦了一圈。

这可急坏了周氏夫妇,离说定的日子没几天了,雪浓再这么病下去,人都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怎么给显国公府交代啊?

这时却说惊奇,那沈家三房竟递了请柬来,邀雪浓和温云珠过去玩,要说这世家豪门里,亲朋好友常相聚是必要的,总能有根枝桠相互搭上,只是去王家与那三房夫人云氏攀谈了几句,对方就有心邀姑娘上门做客了。

可是雪浓那种境况又如何能去人家府上,温云珠倒是想去,吵着闹着要过去,被周氏给按捺下了,当务之急是要把雪浓的病医好,以后去沈家有的是机会。

之前王家老夫人一点小病,沈宴秋就能把太医请来,这太医院的太医都只给皇族重臣看病,就是显国公府都未必请的到,雪浓嫁过去只是填房,人家显国公也不定会重视,死了再找一个姑娘容易,要是惹得太医不快,把皇家得罪了,那真是得不偿失。

周氏这里自有了主意,叫孙嬷嬷亲自跑一趟沈家,一定要跟云氏哭诉雪浓的病情有多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娇怜》转载请注明来源:开读网kai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