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琪和何婧婧他们吃过饭后,何婧婧的男友一众人去学校附近新开的酒吧一条街。

何婧婧男友介绍道这家酒吧里面的酒都是好酒,今天带他们尝尝鲜,他请客。

跟着的一众人都在欢呼。

钟琪当即就怼了怼何婧婧:“呦,新男朋友这么有钱啊。”

何婧婧一脸早就习惯了的表情,随口一说:“他是姚时湛的表弟,能不有钱吗。”

钟琪本来在看手机没怎么注意,可听到这名字,一下就顿住了,跟听了什么大新闻一样:“你说何天祁是谁表弟?”

何婧婧非常淡定,手指动了动她粘好的假睫毛:“姚时湛啊。”

钟琪在惊讶中缓冲不过来,缓冲过来后,刚低下声问:“你是不是故意的...”

结果何天祁走在前面听到了,转身就搂住何婧婧,一张招招风引蝶的脸还真和他那表哥如出一辙。

他笑问:“聊什么呢,我听见我哥的名字喽?”

钟琪立马笑呵呵摆手:“没什么没什么,我们随便聊聊的。”

何天祁却搂着何婧婧问:“我可都听到了,你们在说姚时湛,你认识我哥吗?”

何婧婧倒是一点不含糊,大小姐架子摆的很直:“不仅认识,我还喜欢过。”

钟琪眼睛瞪的老大,心想这么直白的吗,当着现任说自己喜欢过他哥。

城里人玩的真开。

结果,人何天祁压根没有惊讶,反而笑说:“这样啊,喜欢谁不好,非要喜欢我哥。”

钟琪:……

城里人玩的真开。

何婧婧哼了哼:“大家都喜欢。”

何天祁听自己女友疯狂说喜欢别人,再洒脱也听着也不会太舒服,他松开搂着人腰的手,像是在开玩笑似的,嘲讽道:“喜欢有啥用,他几年前就有喜欢的人了。”

钟琪本来一直在旁边默默看戏,谁知这一个劲爆的消息没够,居然又来一个。

何婧婧也同样懵了,看着何天祁已经走到前面的背影,和钟琪说:“他……他说的是真的?”

钟琪将自己震惊又无知的脸扭向她:“你问我?”她像是知道的吗?

何婧婧鼓了鼓嘴,跟了上去。

一行人直接上了二楼,二楼有舞池,可以跳舞。

钟琪和何婧婧一起跟着何天祁去疯了一圈才回到卡座大厅里面找酒喝。

何天祁一手牵着何婧婧,一边领着钟琪:“这边酒你们随便喝,都是好酒,我以前就和我哥常来。”

何婧婧发现他真的很爱把他哥挂嘴边,吐槽道:“你能别整天我哥我哥的吗,你是哥控啊。”

何天祁耸了耸肩说不是,可眼睛一转就瞥到几个人,无奈说:“啊,这不巧了吗,我不想提他,他自己到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国宝级女配2[快穿]

国宝级女配2[快穿]

张早更
?完结?字数:328284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短介:我爱我的国?立意:勇往直前?励志人生?快穿?穿书?爽文??收藏:17185?霸票:598名?评论:12062?灌溉:7395?评分:暂无评分?风格:轻松?视角:女主下本要开的《我当萌兽的那些年(快穿)》求收藏,更新时间:每晚11点,即将退休的梁汝莲最后一次穿越,她不再做工具人,要做自己。拒绝极品,狗血变热血,女人不止能顶半边天。1.《最热
其他全本52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