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白砚听她这一言,不由抬起眼看她,心中大感欣慰。

他当然知道苏怀月想问什么。蹉磨了这么些日子,他这笨蛋学生终于想起来打听人家身份了,当真是可喜可贺。

只苦于他如今被高福敲打过,不能言说,只能含糊其辞:“天子确实曾有个兄弟…”

苏怀月立即道:“他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同皇帝关系如何?”

宋白砚在这连珠炮一样的询问下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了解不多。”

又问:“你怎么忽然对天子的事情感兴趣了?先生记得你很是惧他。”

苏怀月整个人又颓了下去:“君王之威,动辄杀人见血,我当然怕啦。”

宋白砚道:“你知道就好。切记住了,君王之威,威不可测;天子之怒,伏尸百万。你需时时刻刻都要谨言慎行才是。”

最近她的这个老师三句不离谨言慎行,苏怀月耳朵都听得起茧子了,连忙敷衍应了一声:“是是是,学生知道了。”

撑着头,朝院子看出去,却有些惆怅。

她同萧二这样闹僵后,那萧二还会不会替她在天子跟前说话,将那本书给她留着呢?

又或者依萧二那冷淡的性子,干脆一把火将那书烧个干净?

苏怀月这么一想,那真是从心底汪起来一捧难受,直苦到嘴里去。

她父亲暮年时为这《绿石纪闻》愁得两鬓斑皤,一身痛病。尚且是不惑之年,便溘然长逝。

临死时还不忘为着这本《绿石纪闻》教诲她:

“阿月啊,你好好记着爹爹教你的。为学所求,乃真,乃信。不要以个人得失,影响笔下文字公正。治史尤其如此,写下的每一个字,都要有依据,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要有来历。”

“阿月啊,爹爹的这本纪闻,便交到你的手上了,你可要好好努力啊。”

父亲临死时的长叹似乎又在她耳侧响起。为人子女,又怎能够弃先辈未尽的遗愿而不顾?

苏怀月愁肠百结,到底忍不住抬头问道:“先生,您这几日在朝中,可曾听见过有关《绿石纪闻》的消息?”

宋白砚蹙起了眉头:“怎么突然又说起了这个?”

苏怀月道:“我曾偶然见到了我亲手批注的那本原册,本欲拿回来,但又听说要烧毁,不能留存。是不是这样呐,先生?”

宋白砚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很是严厉:“你在哪儿见到的?如今这书册已是逆党之书,谁胆敢私藏,都有杀头之祸,你拿回来想做什么?”

苏怀月被吓了一跳:“啊…我、我想接着修订…”

宋白砚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打心底里对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泛起一股浓厚的无奈,不免又教训道:

“阿月,此事绝非儿戏!你在先生跟前说说也就罢了,万不能在其他任何人跟前吐露这样的心思,知道了么?尤其不能在那个萧二跟前,明白了么!”

见宋白砚如此紧张,苏怀月连忙应下,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

她老师对萧二实在是过于警惕。其实她早就为此事同萧二争论过一遭了呐,现在不也什么事都没有吗?

只可惜如今两人关系紧张,她倒不好再去问他。

苏怀月翻过一页。

往日里觉得字字珠玑的文字,这会儿读起来都索然无味了。

她忍不住寻思起来,要不,明日腆着脸再去萧府看看?

但是,倘若、倘若真遇到了萧二,那又该怎么同他搭话呢?为自己今日的举动同他道歉?

不成不成,苏怀月忍不住咬着唇,微微摇头,自己什么错都没有,凭什么道歉?倒是那个萧二,讨人厌得紧。连道歉都这么高高在上的,真叫人气不打一处来。

额上又是忽如其来的轻弹,这次手劲有点大,“啪”一声,微痛。

苏怀月揉着额头委屈巴巴地看了一眼宋白砚,却又不敢言。

宋白砚摇摇头:“我瞧你这心思,当真很难再留于书上了。”

青竹恰巧拿着鸡毛掸子进来拂尘,听见这话,忍不住道:

“先生,人家苏娘子这大半个月都在府里养伤,看书看得也够多了,怕不是嗓子眼都咕噜噜往外冒字了。今儿天气这么好,不如出府去逛逛罢。先生,你来了京城,是不是都还没去别的地方逛过?”

苏怀月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心浮气躁,应道:“是啊,学生对京城熟悉,便带先生好好出去逛一逛罢。”

宋白砚无奈笑着摇摇头:“我有什么可逛的?行罢,你们既想出去,便带你们出去看看罢。”

今日确实是个不错的天气,阳光明媚,又算不上十分热。大抵逢着休沐,街面上十分热闹。

青竹爱热闹,兴奋得四处乱看。苏怀月也有很多年不曾来过京城了,处处也觉得新鲜。

宋白砚跟在后头,看两人情貌,不由连连摇头发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开读网【ka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难承君恩》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