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两人盘算着等买到点心再去不破琉衣那里薅假发。

“琉衣酱说你是懒得换所以才这么出来的,所以你今天原本是打算用杰的模样出去吗?”去往甜品店的路上,五条悟突然问道。

“啊……对。”不破琉衣恹恹地回答道。

为了避免五条悟误以为她是拿着夏油杰的壳子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她还解释了两句:“打算去救人来着,唔……反正不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不可以吗?不可以我下次就不私自用了。”

“没关系哦~琉衣酱要用的话就用好了。”五条悟大方地说道,“有需要的话,变成我的样子也完全。”

虽然是早就预想到的回答,但是不破琉衣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一句:你这么容易就相信人的吗?

“哦……谢谢。”她散漫地回应道。

五条悟看着她用夏油杰那张脸做出这种好似电量不满的表情,再搭配上那个明显的女性嗓音,表情微妙。

“有种杰变性了的感觉。”他忍不住吐槽道。

不破琉衣:“……”

夏油杰会谢谢你的。

──

买到点心后,两人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进了不破琉衣的系统空间。

看着在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大门,五条悟忍不住感慨了一句:“真方便啊……”

“啊……”不破琉衣也是这么认为的。

她觉得等她复活回去以后,最想念的可能就是这个任意门了。

系统空间的大门对接的直接就是不破琉衣家的大门,进去后就是客厅。

第二次来,五条悟还是一面说着“打扰了”一边迈着大步子就半点也不客气地直接进去了,让人分不清他到底是有礼貌还是没礼貌。

好在不破琉衣也并不在意。

放下手中的点心,她直接就把头上的假发薅下来递给五条悟:“给。”

“欸~真的是假发耶。”五条悟接过那顶假发,在手中看了又看。

“这个是怎么戴的?直接戴上去就可以吗?”在不破琉衣摘发网的时候,五条悟拿着假发在自己头上比划着问道。

不破琉衣伸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同时扭头问他:“你想戴?”

“对,我想试试,这个怎么戴的?”

“你等会儿,我去给你拿个新的发网。”

因为要帮五条悟戴假发,不破琉衣摸到了五条悟的头发。

出乎意料还挺软的,也不知道平时到底是怎么竖起来的。

不过不破琉衣在给五条悟弄头发的时候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以往漫展上她出五条悟的时候,也会有小姐姐小心翼翼地问她可不可以摸一下头发。

对于女孩子提出的互动要求,不破琉衣一般都不会拒绝,因此那些小姑娘每次摸到的时候都会超级激动。

要是让她们知道自己真的摸到真的了,估计会被嫉妒死。

“好了。”不破琉衣顺利给五条悟戴好了夏油杰的假发。

“欸——真的和头皮融合了耶。”五条悟掏出手机来,用自拍镜头左右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不破琉衣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会儿。

看上去怪别扭的……

五条悟显然也这么觉得。

他吹了吹那根垂在脸侧的一撇刘海,吐槽道:“看上去觉得好像有点怪。”

不过吐槽是这么吐槽着,他还是拿着手机给自己拍了好几张照片。

有一说一,不破琉衣觉得他的拍照姿势比她少女多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