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团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自苏扶她们带上姜早之后,回岳城的进程慢了下来,姜早的容貌太甚,尽管她已经遮住双眸,但却别有一番风情,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无法,苏扶也只能挑些小道走,尽量远离城镇。

就在苏扶以为可以顺利到达岳城时,姜早在幽州,救下一个男子。那男子不过十五六岁,还未及弱冠,脸上满是倔强,他衣衫粗陋,磨得姜早白净的手指泛了红。

浮玉不满,正想出声斥责,被苏扶止住了。苏扶看了看男子的穿着,并不是什么富家少爷,应当是个平民百姓,也不知如何落至这般田地:衣衫破裂,身上带有不少伤疤,有些没有进行处理已然生了脓疮,还有苍蝇围绕在他身边,不过他的眼睛很亮,里面孕满仇恨。

姜早将他带回,怎么也不肯为他处理伤口,浮玉也瘪嘴躲到一旁去,只有苏扶不嫌弃,给他清理伤口,看见他这副模样,苏扶莫名就想起自己才失去亲人的那段时日,罢了罢了,世间多苦命人,能救一个是一个吧!

男子沉默,尽管苏扶替他清理伤势,他也仍旧未曾开口,更不听得他唤声“痛”,知道苏扶将他身上的伤口清理完毕,抬头才看见男子满脸的泪水,他嘶哑着声音,朝着苏扶道谢。

苏扶说不清楚自己此刻内心的震动,经过青州一事,她待人不似以往的冷淡,她开口询问男子,想要知道是否妖邪作祟,

“发生什么事了?为何会出现在悬崖边上?”

姜早是在悬崖边上遇见这个男子的,浮玉天生喜爱仙草,惯是喜欢去摸宝,姜早也跟着她一路,不过这次倒不是浮玉捉弄姜早,是姜早自己去悬崖边上碰运气,谁知在那里遇见这男子,他已然坠下山崖,姜早用丝带将他缠了上来,而另一群人在看见男子坠崖后就离开了,也就未曾知晓这男子被救了下来。

男子用粗旧的衣裳抹掉满脸的泪水,声音带着哭腔,“爹娘唤我狗蛋,您叫我徐二便好。”

很多百姓为了子女好养活都会给他们取贱命,也是小名。徐二家中原是幽州的一户屠户,家中世世代代以买肉为生,徐二的爹生得高大,幼时因着玩刀不慎在胳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疤,不过他外表虽然凶狠,但性格却十分柔和,与乡里乡亲的关系都很好。

徐家世代住在幽州,徐二的爹娘感情甚好,徐二长这么大从没见过他娘与他爹红脸,两人和和睦睦过了半生,养育着徐二和他姐姐,甚至还将徐二送去学堂上学,将姐姐送去绣坊。

徐家一家原本是过得很幸福的,可有一日,因着徐屠夫去绣坊接女儿晚了些,徐茵就不见了。

绣坊的人说徐茵自己离开了,可她没有回到家中,徐二一家急疯了,在幽州城里城外彻夜寻徐茵,可怎么也没有寻到。

过了几天,有人在乱葬场发现了徐茵的尸体,仅凭尸体都能看出徐茵身前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浑身青紫,脖颈上的伤口是致命伤,徐家一家赶到时,那伤口还在渗血,徐二的母亲承受不住这番打击,晕了过去,徐二看着自己爹攥紧了拳头,他从未见过他爹哭,那日,他爹在乱葬场,泣不成声。

徐屠夫与妻子商量了半宿,将徐二送至远方亲戚家,远方亲戚住在青州,徐二是行至半路才发觉到不对的,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离开幽州几日了,徐二想要让马车回去,却被马夫拒绝了,见他实在挣扎得厉害,马夫将徐二打晕,带去了青州。

这并非一般的马夫,他是徐屠夫花光家里银钱聘的镖师,就是为了能将徐二安全的送去青州。

徐屠夫散尽了家中的银钱,才隐隐得到一点线索,那日幽州来了个大人物,也有人曾见过徐茵被拉扯上了那架豪华的马车,可是没人敢出声制止,在那之后,徐茵的尸体就在乱葬岗出现。

徐屠夫找了好些人,才隐隐得到一个答案,那日,是户部侍郎的外甥回乡,户部侍郎,那可是正四品的大官!没有人敢去阻止,尚在花季的徐茵就生生断送在那辆马车之上。

徐二的娘哭了好几日,硬生生哭瞎了眼,她知道丈夫要去做什么,她很支持,“我们不求茵儿和狗蛋一生能有多大的造化,只求他们能够平平安安。孩子他爹,你去吧,去给我们的茵儿报仇!纵然我们只是一介屠夫,可我们也有儿女,我们也有自己的底线!”

她握着徐屠夫的手,脸上满是坚定,“他爹,纵然是黄泉路,我们夫妻也得一块去寻茵儿!她惯来怕黑怕冷,若是我们不在她身旁,茵儿她,该怎么办呢?”徐屠夫泪流满面,同样握紧了自己妻子的手,

徐二去往青州,在那里他会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但是他们不能离开,他们得复仇,得为自己的女儿报仇!

徐屠夫出门后,他夫人就将早日备好的毒药吃下肚,静静等待毒发。徐屠夫并未直接拿着刀上门,他是前去李家做工的,李少爷那日是来了兴致,随意抓了一个女子,并不知道那女子姓甚名谁,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区区一个女子而已,他可是户部侍郎的外甥,谁敢动他!

徐屠夫在李府潜伏了好几天,探清李公子的行迹之后才选择动手。双拳难敌四手,徐屠夫只伤到了李公子的手臂就被下人拿下了。

李公子怒不可遏,下令将徐屠夫剁成肉酱,他坐在一旁欣赏,却觉得这人与自己前几日玩弄致死的女子很像,“莫不是前几日玩弄的女子是你女儿?”李公子露出□□,整张脸显得阴狠,“滋味可真特别!”

李公子凑近到徐屠夫面前,低声道:“你想知道她怎么死的吗?惹得本公子不喜,本公子将她赏给下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那女儿,是被活活玩死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