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曦在光脑闹钟响起之前就醒了。她醒得很早,睁开眼刚好看见窗外亮起的第一缕晨光。

久违的阳光映上她的脸颊,她坐在床头愣神几秒,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现在已经不在下城区了。

今天是五月11号,距离她收到陆氏财团的那份入职邀请也仅仅过去三天。

这短短三天里发生了太多出乎意料的事情。

先是寄生藤的死亡预警,再是克里斯之死,还有血液的问题……

朝曦深深吸了口气,她把冷水泼到脸上,强迫自己打起精神。之后她坐在桌前,打开了光脑。

光脑显示现在的时间是早上五点整,她只需要在早上9点之前去往办公大楼报道即可,除去路程,她还剩下三个小时左右的自由时间。

趁着清晨大脑清醒,朝曦开始翻阅爱丽丝发放至光脑的员工手册。

这份员工手册内容详实,几乎规定了员工方方面面的行为举止。

上班期间必须保持形象整洁,身穿统一制服,携带手环;不得举止粗俗,不得擅自离岗……

其中百八十条都是在约束员工的外在形象,手册编撰者甚至毫不掩饰他对下城区出身员工的偏见。

字字句句都是在强调,陆氏财团的员工绝不能破坏财团的体面形象。

朝曦翻到员工手册的最后一页——

员工权限时间为早晨8点到晚上七点,在此期间员工可以任意出入员工宿舍、办公大楼、训练基地。

但在此权限时间之外,员工只能呆在员工宿舍,不得外出。

也就是说,晚上七点之后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之前,所有员工都必须老实呆在这间办公大楼里。

陆氏财团为什么要定下这条规定?

如果是担心员工在此期间生事的话,陆氏财团安装的红外射线防御系统完全可以防备这一点。

朝曦捏了捏眉心,她拿起昨天曾金辉给她的黑色手环。

手环呈磨砂质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异常轻薄。

但入手的触感给朝曦的感觉又异常熟悉。

朝曦细细想了一会,她翻到这只手环的背面,用指关节轻轻敲了敲。

声音沉闷,像是内里装着一个微型驱动装置。

她将这只手环与记忆里克里斯的那只光脑型炸弹进行对比。

二者的关键特征一一吻合,唯一的区别可能就在这只手环的重量稍轻一些。

朝曦大概确定了,她这只手环里装着的同样是一个炸弹。

陆遥给克里斯的是针对他能力的特制型炸弹,而她手里的这个应该只是一般威力的小型炸弹。

陆氏员工手册要求员工在上班时间全程佩戴手环,这无异于让朝曦随身携带一只可能下一秒就会引爆的炸弹。

朝曦忍不住在心底大骂出声。

没想到陆遥那样目中无人的人竟然也是个惜命的。在自己家中从里到外层层防御,完全不给她一点钻空子的空间。

这样看来,她不得不放弃一些激进的想法,只能在员工身份上下功夫。

现在陆氏的人还没有来抓她,就说明她的血液还没被他们解析出来。

她短时间内还算安全。

血液是在陆氏旗下的那家医院抽的。

她不能坐以待毙,至少得尽快找到机会再去医院一趟,赶在他们发现血液问题之前把她的血液样本提前销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