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孤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闻徵仍旧看着他,认真地点了点头,陆桐秋却又开始语塞。

那个原本能在所有场合侃侃而谈的陆桐秋莫名其妙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只有沉默寡言皱着眉头的那个刚从小镇来到海城的小姑娘。

她揣在外套口袋里的手指捻了捻,低头舔了舔嘴唇:“没什么,就...你路上小心。”

陆桐秋说不清楚现在自己心里的想法,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觉得能在陌生环境喘口气的释然,还是说刚见面第一天就被一个人留在原地的茫然。

反正算不上太高兴。

她接过闻徵手上的钥匙,礼貌地点了点头:“谢谢。”

两人旁边的一座老式时钟缓慢地摇着钟摆,轻轻地发出悠悠的钟鸣,提醒两人已经到了早上六点。窗外有雾,沾湿了大片的落地窗,让两个人望出去也只能看到斑驳的色彩。

旁边的壁炉里燃着火,燃烧木头的噼啪声成为了寂静空间里的唯一响动。陆桐秋看着地板,脚点着地板晃晃悠悠,眼睛里却有些不服气的倔强。

“看个电影吗?”闻徵指了指旁边的沙发。

“现在?”在早上六点这个神奇的时间点?

闻徵点点头,抬手看了看表,脸上没有什么开玩笑的意思:“我还有三个小时出发去机场,应该来得及。”

难道这就是有钱人的时间管理吗...陆桐秋无言以对,但也想不出有什么很有力的理由来拒绝,思索不过片刻,就已经很乖巧地一言不发和闻徵一起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这是个转角处的小客厅,下沉式的沙发不大,两个人靠的不远不近。

片子是陆桐秋随便选的,是05版的傲慢与偏见,巨幕里雨中伊丽莎白拎着裙子跑过桥躲进廊下,背后是漫天的雨和一片葱绿的树林与湖泊。

陆桐秋向来没什么娱乐活动,出国之后更是除了做课题外的所有时间都窝在自己那个小房间里,那段时间里无聊的时候,她看过很多次这部电影,几乎闭上眼睛都能说出下一幕,所以她看得并不算认真。

沙发上有很多抱枕,她随便拿了一个放在身侧——这样她和闻徵之间就隔出了一点至少让她安心的距离。

外面的雨还在下,屏幕里的雨也下个不停,旁边的壁炉里火舌正慢慢舔吻着木头。因为天气,天光并没有大亮,陆桐秋整个人窝在沙发的角落里,听着旁边闻徵的呼吸声慢慢又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睡得很好,陆桐秋久违地没有做梦,只是陷入黑甜乡里。等醒来的时候,发现电影已经在放片尾字幕了,而旁边的闻徵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揉了揉眼睛,还在发直的眼神看着旁边空荡荡的位置,在思考凌晨发生的那些事究竟是真的还是自己梦游。

旁边的手机不停地在震,陆桐秋拿起瞥了一眼发现是自己的个人邮箱。她按灭了手机屏幕,抬手把睡乱了的头发拢在了身后,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叹气?”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得陆桐秋一个激灵,原本手指圈着的头发又纷纷散落在了背后。她猛然转身,就看见闻徵趿着拖鞋,手上正端着杯冒着热气儿的水。

“啊没...没什么。”陆桐秋坐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什么。”

“喝点水吧。”闻徵把手上的杯子递到了陆桐秋手边,“我十点的飞机,马上就要走了。如果有什么事,你随时联系我。”

陆桐秋接过水杯,点点头。

适时的,门口的门铃规矩地响了两声,而闻徵手里的手机也亮了,他接起电话,里面声音礼貌地提醒闻总该出发了,闻徵嗯了一声,却说:“你先进来吧。”

看见一旁的陆桐秋拿着枕头就要起身,闻徵的手随意地摁在了她肩膀上:“不用避。”

说话间,陆桐秋就看到一男一女穿着正装,正穿过远处的门廊慢慢往他们这边走。

被闻徵两根手指按住的陆桐秋正有些堂皇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条腿压坐在身下,身上搭着个抱枕,长发散落在身后,转头看向来人的时候,几缕头发落在了闻徵搭在她肩膀上的手上。

徐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宛如挂在中世纪城堡墙面正中的男女主人肖像画般。而作为任职时间长达四年的总助,他不费什么力气地就咽回去了嘴边的惊叹助词。可惜的是,新来的秘书似乎被吓到了,在他身后小跑站定的时候还打了个小嗝。

徐储瞪着自己的鞋尖回忆了半天,也想不起来自己对面前的女人有过半点印象。他从闻徵刚进闻氏企业的时候就承担了他助理的工作,这么些年下来,不说对闻徵了如指掌,他也自认自己是了解闻徵到头发丝儿的男人。

千算万算,闻徵竟然能在这24小时的全天监控下,给他藏了这么大个惊喜。

坐着的女人表情平静,在他们堂而皇之的打量下也没有太多紧张的神情,只是带着些尴尬的笑。和老板手差不多大小的脸上,明艳的五官出挑舒展,和他总能见到的带着雕琢感的大小姐们并不相似。

“这是我太太。你们把这里之前给你们的备用钥匙留下吧,之后就不用再保管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