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印》转载请注明来源:开读网kaiduxs.com

薛晴羽叹了口气:“人命关天,我先救龚尚书再说。”

“掌印出门请务必小心,会试监考,您亦在现场。当时在现场的诸位朝臣,人人自危,保不齐北方考生还有后招。锦衣卫钦点过人数,钳制住的仅有小半。”赵舒一脸不放心。

“那我着女装好了。”

为保万全,二人自后门出发,赵舒避开大路,小心驾车至龚府巷子口。

“你在这等我。”薛晴羽说完,垂下头,极速快走。

龚府门前没几个人,仅一位老者看守,想来是管家。

“这位姑娘,敢问来龚府何事?”管家一脸警惕看着薛晴羽。

薛晴羽垂眸回答:“听闻龚大人意外受伤,小女略通医术,或可医治。”

管家一脸为难:“这,小的做不了主,姑娘且等着,小的去禀告主母。”

薛晴羽正欲说什么,毕竟急救黄金时间至关重要,耽误不得,管家却已没了踪影。

半晌,管家带着位衣衫朴素的贵妇人回来,与妇人一道出现的,竟是萧清鹤。

“这位女大夫我认得,先前亦替我母亲医过病,龚夫人或可一信。”不等其余人仔细打量薛晴羽,萧清鹤率先开口。

龚夫人对萧清鹤颇为信任,当即点头:“好,你是家夫看重之人,定是没错。”

“薛姑娘随我来。”萧清鹤在前面带路,步子飞快,很快和龚夫人、管家拉开距离。

“多谢萧大人。”薛晴羽压低声音。

萧清鹤失笑:“你愿前来医病,该是我们谢你才对。只是萧某愈发看不明白了,薛掌印未及时查清舞弊案、草草结案在先,薛姑娘主动登门救人在后……”

薛晴羽算是明白了,萧清鹤听信流言,以为她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亦将周嘉昊端水的“功劳”择在了她身上。

薛晴羽懒得解释:“今晚萧大人怎会在此?”

“北方考生起事之际,我亦在龚大人身侧,是龚大人替我挡下了致命一击。萧某焉能不顾龚大人死活?”

说话间,薛晴羽行至主苑,已嗅到浓烈的血腥气息。

龚留群的状态很不好,面容苍白、脉象虚无、失血过多。薛晴羽飞快在孔最、隐白、承山、中都、交信等穴位施针,极速止血。

待薛晴羽企图用剪刀剪开龚留群的衣物,萧清鹤和龚夫人俱是一惊。

“救人要紧!”薛晴羽知晓古代人的思想,懒得辩解。

龚留群腿部、胳膊、腰部皆有长长的划痕,皮开肉绽、触目惊心。薛晴羽先检查是否伤及动脉,再查看血流速度。

“我需要干净热水和白布,有劳。若家中有上好伤药,请一并拿来。”薛晴羽语气急促。

龚夫人和管家离开,萧清鹤看着薛晴羽满手污秽的样子,与精致娇俏的侧颜格格不入。

若她并非臭名昭著的薛掌印,该多好?萧清鹤内心感慨,开口却成了其他。

“见过多次,尚不知薛姑娘姓名。”

“我叫……薛晴羽,晴空、羽翼,与如今处境刚好相反。”薛晴羽失笑。

萧清鹤正待回话,门外响起一阵匆忙脚步声。

薛晴羽用浸湿的白布擦拭龚留群伤口,再撒上金疮药,用现代手法将伤口包扎紧实。

龚留群身上大伤三处,小伤无数,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棍棒敲打的淤青,足见北方考生下手之狠。

薛晴羽忙活完,已至寅时。白日的疲惫,加之晚上精力耗尽,起身的一瞬,薛晴羽眼前一黑,险些倒下。

一双大手及时握住薛晴羽的胳膊,稳稳扶住薛晴羽。

“没事吧?”萧清鹤的声音温温润润,听着格外叫人安心。

龚夫人看着眼前二人,眼底的复杂一闪而过。

“母亲,父亲怎么样了?”一道清冷的女声响起。

龚夫人转过身,就见大女儿龚岑出现在门口。

“来了位女大夫,刚医好。”

龚岑目光落在萧清鹤和薛晴羽的背影上,满是探究。

薛晴羽不着痕迹推开萧清鹤:“多谢,龚夫人,龚尚书的外伤,我已及时处理。请给我纸墨,容我开些益气补血的方子,让龚尚书好生调理。”

“快去取笔墨来!”龚夫人叮嘱管家。

龚岑福身:“见过萧大人,和这位女大夫。都说‘患难见真情’,今晚多谢二位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元明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