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筠则是个大好人,他不管收了谁做徒弟,都会这样做。桃桃心想。

商筠则神色微凝,他觉得妖主这个结论有点不对,可他又无从解释。

他忍不住去看妖主,见她一身紫裙,风华绝代,他却有些不舒服。

他很想知道,她原本的样子。

“妖主,你……为何要用引海君的模样?”

桃桃不解:“想用就用了。不行吗?”

“……没有,只是……引海君毕竟是已故之人,多少有些不妥。若是能见妖主……”

商筠则还未说出真容两字,只见眼前妖主周身白光一闪,她身形变了。

“……”商筠则目瞪口呆。

因为现在他的面前,是一个少年。这少年约莫十七八岁,浓眉大眼,容貌出众。他一身碧绿衣衫,青葱逼人。

只是他一脸呆木,看着有点傻气。

商筠则一时懵了,他试探问:“妖,妖主?”

桃桃点头,少年声音清脆:“是我。”

既然用已故之人的脸不合适,她就换一个。

“……”商筠则又惊又无奈,他也不知如何劝妖主,只是闷闷道:“不知这又是何人的脸?”

“逢春君。”桃桃说罢有点得意:“阿娇说逢春君脸很俊,你觉得怎么样?我这样是不是很俊?”

“……”

商筠则无可奈何:“是,是很俊。”

他按下心中的无奈,赶紧道:“妖主,先前您几次相助,我都来不及道谢,其实您的恩情,我单单一个谢字,着实浅薄,唯有铭记在心。”

商筠则也不敢说来日报答。

以妖主之能,又哪里需要他报答呢。

“哦。顺手而已。”桃桃并不在意,她想问的事情已有结果,便不再多言,身形转瞬消失。

商筠则看着她消的那处,神色怅惘。

明明见了她,还向她道谢了。

可商筠则自己却仿佛有更多的遗憾。

……

商筠则回到公主府,侍卫说小桃回来了。

商筠则去无忧小院,桃桃正在院子里乘凉。

她让侍女抬了一张躺椅放在水塘边,自己躺在上面晒月光。

她这会儿没睡意,正瞪大眼数星星。

商筠则刚入院中,桃桃鼻子一动:什么味道,这么香?

商筠则走了过来,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羊肉饼。”

原来他刚才回来的路上,有小贩卖饼,商筠则便买了两张回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