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缨伏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谭可儿见状,道:“声乐不是跳舞,过度训练对你们没好处,先去吃饭吧。曹梓桐你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马上来问我就行。”

如此,三个人便没再说什么,老老实实吃饭去了。

而原地,许竹捧着温开水喝了一口,便唱起了自己的部分。她的声音清脆动听,如夜莺,如百灵鸟。虽然没有经过系统训练,但架不住她有一把能让她在人群中脱颖而出的好嗓子,还有对于歌曲领悟的绝佳天赋。

她的演唱,仿佛叫人真的看到了祖国的大山大河,祖国的青山绿水。

谭可儿对此非常满意,盯着手中分好部分的歌词看了几眼,她突然道:“许竹,来唱唱这段高·潮。”

许竹看了一眼,是朱秀妮的高光时刻。

虽然不知道谭可儿想干什么,但她对于导师和工作人员,一向配合,于是张口唱了起来。极难的转音在她嗓间轻松自然,连续两次的升调竟也可以一手掌握。

谭可儿听完这段,感觉耳朵都舒坦多了,忍不住鼓掌道:“果然,这段就该分给你的。”

门外,朱秀妮站在门口,一手搭在门把手上,另一只手里提着给许竹和谭可儿的咖啡。

谭可儿的话一字不落地传入她耳中,叫她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转身,朱秀妮将咖啡扔进了垃圾桶。

下午四人再训练时,不出朱秀妮所料,谭可儿果然说出了要换c位的想法。

曹梓桐和徐莹显然不能懂也不能接受,纷纷道:“老师,c位不是已经确定好的吗?”

“为什么要突然换c位?”

朱秀妮忍了忍,没等来谭可儿的回复,只等来对方看向自己的、带着询问的目光,于是缓缓道:“老师,我不同意。”

谭可儿叹了一口气,“声乐不是其他的,适合比c位更重要。你的嗓子显然不是很适合这段……”

话没说完,朱秀妮就忍不住清唱起了高·潮部分。她的嗓音很脆亮,唱起这段来虽然有些勉强,但本来这段就是炫技之笔,唱不下来才是常态,能勉强唱完已经非常厉害。

朱秀妮那会没听到许竹唱完全部,只听到她的尾音,自认并不比自己好到哪里去。而且许竹一个半吊子出身,就算勤学苦练,又哪里比得上自己十几年的声乐学习呢?

和往常一样,朱秀妮优秀地完成了这段献唱,声音优美和调,叫人舒心。

刚一唱完,徐莹和曹梓桐就忍不住鼓起掌来。

徐莹:“这不唱的挺好的吗?妮妮唱得真好听!”

曹梓桐也道:“妮妮确实是少见的天赋型选手了。老师,我觉得在c位这件事上,合适和天赋确实很重要,起码要比什么漂亮、努力重要。毕竟声乐天赋可不是努努力就能追赶上的。”

她最后的话很显然意有所指,暗示谭可儿现在换c位就是看中许竹漂亮,以貌取人。

谭可儿都快被这孩子逗笑了,“好,既然你们都想打破砂锅问到底。那朱秀妮,你再把刚刚的部分唱一遍。”

朱秀妮皱眉,这段升调和转音太多,她刚刚唱一遍已经是勉强,嗓子都有点不舒服了,这会再唱……

但她若不唱,又害怕谭可儿借此发挥,将c位强行换给许竹。

思索之下,朱秀妮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演唱。前面的部分,她仍旧唱得不错,转音就算有点勉强但也顺利唱下来了,就是尾音带点微微的哑,但当到升调部分的时候,她即便提了一口气唱得也很艰难,要升到最高调时,甚至还当场破了音。

朱秀妮又羞又恼,被自己呛住,咳嗽了好几声。

谭可儿递上一杯温开水,“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换个部分了?你的声音是好,可这个部分太难了。现在才刚开始你就唱的这样为难,后面还有连续好几天的训练,这么练下来,你嗓子还要不要了?”

谭可儿是一心为练习生们着想的,毕竟嗓子这个东西说皮实也皮实,有些人吃辣喝冰就是半点不影响,说脆弱也脆弱,有的人就是感个冒都能彻底把嗓音毁掉。

她这些年为了保护自己的嗓子,在饮食上格外注意,平时各种小细节也做得极为到位。这会当然不忍心看着自己手下的学生如此铤而走险地作践自己的嗓子,就为了个什么c位。

这东西,不合适抢到了有什么用?好嗓子才是以后能持续发展的资本。

谭可儿是实心实意,可朱秀妮却不这么觉得!

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让她给许竹让位吗?

早听说节目里有皇族,许竹装这么久,就是那个皇族吧!不然,这些老师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偏向她?

而且,还说什么她唱得不好,那许竹就唱的好听了吗?她不过是个半路出家的土包子,在此之前,知道什么叫声乐,知道什么叫升调吗?!

练习室里有片刻安静。

朱秀妮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小心将心里话说了出来,看着谭可儿皱眉的样子,再看看角落还在运行的摄像机,她也并不后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