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星铁]你打开了游戏》转载请注明来源:开读网kaiduxs.com

那么,依照常理,它应该也需要一个浪漫一些的……过程,需要一些惠而不费的……真心。

不是吗?

不然那就太可惜,太浪费两个人的一见钟情了。

卡维,你上个周目的学长,对这方面没有什么防备心。他的喜欢诚挚,是见到你就会不自觉注视你的眼睛,是满心欢喜到甚至都没有察觉他对你其实一无所知。

你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来沙漠的目的,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狼狈的出现在沙漠。

他不知道你的来历,不知道你为何会从那里路过。

你们的相遇戏剧极了,互相牵绊也是。

所以卡维回到须弥教令院说自己谈恋爱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很尴尬的场景,除了名字,除了你们之间所经历的事和回来之前的约定,他对你的一些喜好并不清晰。

“你的意思是,你们相处了这么久,你连人的喜好都不清楚,而人家将你看得透透的?”

卡维很是心虚的:“这个……这个……我知道我确实不太合格。我现在就去买礼物。”

“然后你准备送哪?喀万驿还是阿如村。沙漠里的部族很多,她有跟你说是哪个部族的吗?”

卡维:“……”

初次谈恋爱,谈的手忙脚乱的卡维:“……那该怎么办,你有什么建议吗,提纳里?”

恋爱军师要选没谈恋爱的,因为这个时候最敢说理论。但凡谈过了,军师们能说的就是自己的经验了。

提纳里很想说自己只是个耳廓狐,还是进去沙漠就得热中暑的,实在是无能为力,不如让赛诺看看能不能找到人。可想到赛诺的冷笑话,他这边沉默了会,还是硬着头皮的暂时兼任了一次军师。

没有联系上。

卡维喜欢的人与他相遇的时间是沙漠的夜晚,她本人也跟热砂的幻梦一样,在卡维离开沙漠后,就渺无音讯。

镀金旅团的人说没有见过这样的沙漠子民。

还有人提醒道,万一他们打听的人有仇家,说不定会盯上他们。

什么都没有。

没有仇家,没有消息,要不是艾尔海森家有一只隼在敲门,卡维就需要接受一个事实——他的恋爱谈到半路因为失去联系方式而成为了遗憾。

现在不用了。

他们有联系方法了,虽然不是具体的。

那只隼给他送来了一封信,上面画了一个卡萨扎莱宫,和寥寥数语。

“曾经见过的卡萨扎莱宫,希望我的记忆没有出错。”

那天,要不是送信的鹰隼跑得快,卡维能让它拉一车东西回去。因为它跑的太快,卡维只来得及塞上一封信。

那段日子卡维在艾尔海森眼中是终于安静了下来,每天就是专心致志的画图,制作一些手工模型。他所想到的一切可以用来送人的东西,都恨不得一天之内弄出来。

“你还忘了摩拉。”艾尔海森提醒道。

刚走出房间的卡维一拍脑袋,“对啊,差点忘了,谢谢你,艾尔海森。”

“。”

一个句号,一个来自于艾尔海森的句号,足以证明这事的严重性。

也可能是……嗯,沙漠的风水养人吧。

反正你看到他写在信上的事,是真的想笑。他说他做的那些模型,有些不太听话,还需要调试。又说你的隼每次都跑的飞快,他是知道他的东西太多了它带不动,但一支羽毛的重量,他想,它也许能够承担得起。

洋洋洒洒一页纸,到最后才问一句:“我可以想念你吗?”

所以你在回信上说:“你怎么知道我也在想你?”

真不真的,假不假的,其实没那么重要。

如果只是想要一段恋情带来的浪漫,和荷尔蒙引起的那种醺然感,那么便不必介入对方的现实,不必与对方谈及确切的未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