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开读网】地址:kaiduxs.com

英招见问,抬手给诸怀加了一杯夏日特饮,然后走到软垫边坐了下来:“想过啊,当然想过,昨天偷偷想了一个晚上。”

诸怀也走过来在她旁边坐下:“想过,然后呢?你是怎么想的?”

“我……”英招刚开口,总控台响起提示,是家政机器人来送饮品的通知。

诸怀“啧”了一声,猛地起身,三步并做两步走到门口,打开门拿了家政机器人托盘中的两杯饮料,“行了,你不用进来了。”

“好的,祝您用……”

没等机器人说完,诸怀就把门关上了,又快步走回软垫边,把饮料放在圆桌上:“一会儿再喝,你先把话说完。”

“你别着急嘛。”英招还是伸手拿了一杯,“我想的是,既然空间站和局里有人不想让咱们回去,那留在这里,也是一条退路,可是难道你不好奇这些事是谁干的吗?为什么要下这个手?天幕又是谁投放的?我们的任务是为了阻止历史时空之间的渗透,如果我们就这么撒手不管了,历史时空乱套了怎么办?”

诸怀听她问完这一连串问题,烦躁地在寸头上摩挲了两下,拿起桌上那杯夏日特饮,一仰头干了半杯:“我不好奇,跨时空执行队又不止咱们一个,活儿自然还有别人干,退一万步讲,就算乱套了,那又怎么样,关我屁事,反正又影响不到这里。”

英招抿了一口饮料,沉默了一会儿,又说:“可是局里现在知道我们都还活着,只是被困在这里,等通讯恢复了,知道我们是故意不回去的,会按叛逃处理,你不怕国际司法署向你家里追责吗?”

“我没家里人,血缘上就一个爹一个哥,追责,呵。”诸怀又一仰头,把剩下半杯也喝完了,她把杯子重重放回圆桌上,杯子底座发出“噔”的一声,“追呗,把这俩赌狗枪毙了,我给司法署放挂鞭炮,为民除恶了。”

“我不知道原来你跟他们关系这么差,这倒是跟我情况很像。”英招若有所思地说道。

听她说这话,诸怀也想起了她的事来,英招的情况在时空局比较特殊,原本这里的人,身份信息都是严格保密的,但英招在被时空局从高校挖过来前,就已经在物理学界颇有名气了,她的多重宇宙矩阵理论拿国际大奖时上过学术新闻,后来因为身世纠纷,又上了一次社会新闻。

她原本是个孤儿,小时候走失被送到福利院,后来又被一个物理学教授领养回家,扶养长大。

但是在她获奖那年,突然冒出个男人联系媒体,自称是她亲生父亲,说当年家里生完一个女孩,又为接香火追生了一个男孩,结果那男孩生下来就有病,为治病花光了积蓄,实在养不起两个孩子,家里爷爷某天说带大姐出去玩,把她扔在了海边,回来说孩子走丢了。

她妈妈听说后指桑骂槐地骂了爷爷一通,跑到海边找了三天没找到,投海自尽了。

老头子却是心中不服,直嗔儿媳不懂事,气了两日后的一天晚上,他因喝多了酒起夜时一头栽倒磕死了。

经过了这一连串变故,家里就剩男人自己苦哈哈地打工赚钱给儿子治病,直到某天他在路边新闻里,看到了物理学奖获奖人的照片,凭胎记认出是自己的女儿,又看到新闻里奖金后面数不清的零,两眼放光。

他在采访中痛哭流涕诉说自己寻女多年,又说自己这些年过得怎样辛苦,但获奖者一直没有回应此事,也拒绝一切媒体采访,更不提什么相认的事。

这件事在网上发酵了一周后,开始有媒体人讽刺获奖者功成名就后拒绝与亲爹相认,网上一时间对于这件道德绑架争论不休。

时空局正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向获奖者提出可以换个新环境避开媒体骚扰,以高薪邀请她加入太空总署的多重宇宙研究项目,她权衡利弊后同意了,离开了就职高校,以“英招”作为代号,正式加入了时空局。

虽然在时空局里过得还算平静,但这两年她还是总能看到外界的舆论争议,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所以想到能有机会不再回到那个世界,她还是有些心动的。

诸怀平时在网上偶尔也能刷到些议论,就在这次任务出发前,因为英招的生父病故,她弟弟又接受了一次媒体采访,隔空向她喊话,网上甚至还有不少人同情起他来,要替他寻找亲姐相认,诸怀摇摇头:“你家那些破事,不回去才是眼不见心不烦,留在这儿多好!”

英招又抿了一口饮料,轻轻叹道:“我一想到这些事,也觉得留下来比较好,加上那次去拜访媞然教授,让我对多重宇宙有了更多新的想法,要说起继续做学术研究,也是这里环境更好,但是……”

她停顿了片刻,才又继续说:“这次意外原因还是未知,太空总署局势也不明朗,现在天幕仍在回收状态,表面上看来,咱们要么是被困,要么是叛逃,既然那个世界没什么可留恋的,咱们两个被定性为叛逃无所谓,但蠃鱼是领队,她要担责任的,看她的意思还是坚持要恢复通讯,争取能回去,总不能因为我们一己之私,连累她和她的家人吧?”

这话说完,诸怀也沉默了,灯光柔和的休闲厅里,两个人在软垫上抵膝对坐,都没再说话。

第二日一早,三人如常从各自的套房中走出来,彼此问了声早,因各人都有心事,所以今日休闲厅里这顿早饭,吃得有些沉默。

今天是这个世界的一个重要日子,夏季大议会,听嫫川说,这是全世界每年四次的全民季度大会,到会的除了媻娑部的民众外,还有这个世界其它地区的人,她们也都会在各自的会场上,通过远程全息影像一起参与进来。

经过世界不同地区的时间协商,这次大议会定在媻娑部帝丘时间下午两点钟开始。

这里的主会场,在她们这处崖居往东两百里左右的一个河谷内,她们三人今天也在受邀之列,嫫川说她今天还有别的事要忙,所以下午将由嫘明过来接她们一起去参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给母系社会直播三万年后》转载请注明来源:开读网kai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