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映雪从醒来,就一直在想自己喝了厌辞卿的血这件事,根本没注意到厌辞卿是裸着上半身的。

“你你你!你转过去!”闻映雪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将视线从厌辞卿的身上移开。

厌辞卿被闻映雪的反应所惊,也才回神想起自己还没穿衣裳。

净魂池内没有烛火,只有穹顶的月色倾落,迷蒙的月光如水笼着厌辞卿。

少年的发丝仍旧是湿漉漉的,从头顶滚落的水珠滑过他分明的眉眼、喉结、心口,腹部的薄肌、最后滴在水面上,荡开漩涡。

厌辞卿挑眉,双手环胸,觉得有些好笑:“喂,是本座没穿衣裳,要转过身的人也不该是本座,而是你吧。”

捂着双眼的闻映雪默默转过了身:“你为什么不穿衣裳啊?”

厌辞卿无所谓道:“你沐浴时要穿衣裳?”

闻映雪:“我不管,你去把衣裳穿好。”

厌辞卿闻言,不仅没动,反倒是懒洋洋地靠在身后的石壁上,双臂展开,搭在石壁边沿,薄唇翕动:“既是兄妹还在乎这些干什么?”

闻映雪“噌”一下站了起来,温水“哗啦啦”地从她的裙摆落下,她略带愠怒道:“谁家兄妹这么大了还一起泡澡啊!”

闻映雪干脆翻身上岸,一个药浴而已,她就不信她不泡还真能死了。

少女两手摁在眼皮前,摸着黑去找酥梨,步履蹒跚,根本不敢迈大步子。

厌辞卿瞥了眼现在走路和瞎子没什么区别的闻映雪,淡淡提醒了一句:“前边儿有个坑。”

闻映雪:“我知道——哎哟!”

少女精准踩中,随后稳稳当当地跌坐在了泥坑里。

厌辞卿叹了一口气:“你怎么这么麻烦?”

少年翻身便上了岸,随后大步一迈,便弯腰将坐在泥地里的闻映雪给抱了起来。

“你不准抱我!你没穿衣裳!”闻映雪才落下来的手又抬起盖在了眼皮上。

饶是她自己是穿了衣裳的,可她的衣裳也被水浸湿,现下被厌辞卿搂在怀里,能清晰地感知到少年怀里的温度。

闻映雪:“放我下去!就算是爬我也要自己爬回去。”

厌辞卿眉头轻攒,不耐烦道:“再吵就把你丢了。”

闻映雪:“丢就丢,谁怕谁?”

厌辞卿哼笑一声:“本座是兄,你是妹,你管本座沐浴穿不穿衣裳?”

闻映雪:“兄妹也不行!”

厌辞卿干脆掐了个噤声决点在了闻映雪的嘴上,四周立刻便陷入了沉寂之中。

厌辞卿左手食指轻轻点了点放在一侧的衣裳,暗紫色的明光凝出光旋,光影散去的同时,绣金暗纹锦衣已然穿在了厌辞卿的身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