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司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当然是妹子啊。”徐俊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江明朗。

“不对,”江明朗苦恼地皱起了眉,盘旋在他心里好几天的烦恼在此时得到了宣泄口,“我的意思是,你们会和朋友接吻吗?”

几个男生你看我我看你,邪笑了起来,“什么朋友,哪有朋友之间接吻的,女朋友吧,你小子深藏不漏啊!”

女朋友,这个名词江明朗还是懂的,相当于犬界教培的对象。

想到这里,江明朗的耳朵一下子红了,结巴道:“不是,那如果亲了就不是朋友了吗,那,那我们是什么关系,我...”

“不是吧,兄弟,就你这个条件,不会还没谈过恋爱吧,”看见江明朗脸红,几个人也琢磨出味来,不可置信道,“这说明你俩下一步应该谈恋爱了啊。”

在江明朗的认知里,人类的谈恋爱=教培

在短短的一刹那,江明朗的脑子都炸开了花——

为什么傅云川要吻他,为什么傅云川对自己这么好、为什么傅云川前几天晚上要说那句话...

原来,

傅云川这个人类是在向自己求偶。

江明朗恍然大悟。

他把傅云川当朋友,但傅云川却想跟自己教培!

可他们都是公的啊,两只公的怎么教培呢。

意识到这一点,江明朗顶着张大红脸,头重脚轻地去教练那报道后,离开了篮球场。

一想到此时此刻,傅云川正在校门口等自己,江明朗的心跳就不受控制地越跳越快。

他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他要不要告诉傅云川教培只有一公一母才行,可是不对啊,傅言和魏铭不就是两只公的吗,他俩都能谈恋爱为什么他和傅云川不行?等等,所以现在傅云川是不是不喜欢傅言了?他向自己求偶,是不是说明他喜欢的是自己啊

...

江明朗越想越入迷,俊脸黑里透红格外引人注目。

车喇叭在自己面前响了两下,江明朗回过神,发现傅云川已经等自己很久了。

他赶紧开车门坐到了傅云川旁边。

上车后,他先是把江母的谢意转达给了傅云川。

那天晚上他把傅云川借钱的事情告诉了江母,虽然他没想到江母突然说一百万已经筹到了,但江母最后还是收下了傅云川的好意,打算用来支付后续的费用。

傅云川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今天晚上傅云川又要带自己去吃好吃的,江明朗坐在座位上,整个人显得局促不安。

“你很热吗。”傅云川抬起眼皮掠了他一眼。

江明朗赶紧摇头,想了想还是没忍住把被选去省队的好消息分享给了傅云川。

教练说这周五就可以去省队报道了,第一场比赛会在下个月十五号进行。

傅云川停下手里的工作,道了声“不错。”

收到夸赞后,江明朗的声音明显雀跃起来,他脱口而出道:“那如果我能打进决赛,决赛那天你会来看我吗?”

傅云川缓缓侧头,对上了江明朗满含期待的棕眸,在那抹光亮消失之前,答应了下来,“好,地点发给我。”

江明朗心口一动,慌忙躲开傅云川的目光,点点头。

...

省队是全封闭式训练,要求训练期间统一安排住宿舍,所以在周五报道完,江明朗就收拾好行李搬进省队宿舍了。

他还特意带上了傅云川送他的那颗篮球,藏在袋子的最里面。

那天是傅云川开车送他去的,傅云川看上去心情不好,按着他亲了很久才分开。

训练第一天江明朗没看见魏铭,后来才知道魏铭自己放弃了这次机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