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从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楚砚正打算起身,被洪成泽拦住了,“医生怎么说啊?”

“医生说轻微脑震荡,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一旁的刘存曦答道。

洪成泽叹了口气,轻拍楚砚的肩膀,“是我的错,没想到租来的船有这样的问题,害你受伤。”

“洪导别这样说,这种事谁都料不到的,所幸我没什么大碍,也没有耽误拍摄。”楚砚也客套几句,她现在就是个没名没姓的小演员,自然不会说什么,而且这也只是意外。

洪成泽原本打算再慰问几句,她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我接个电话。”她朝楚砚说了一句,转身走到窗边,“喂,老魏,出什么事了……”

“……”楚砚和刘存曦交换了一个眼神,她换了个话题,“楚临怎么还没回来?”

刘存曦看了一眼时间,“她可能回酒店补觉去了。”

被两人提起的楚临此时洗完澡出来,她用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发现手机里有三个未接电话,是周梦期打来的。

她拨了回去,很快就被对面的人接起,“阿临?”

“我刚才洗澡去了,有事?”

周梦期用急切的语气说道:“你登陆学校论坛了吗?没想到陆阔竟然在那个帖子里回复了,说什么‘此事纯属造谣,感谢大家的支持’这样的话,他真的是个厚颜无耻的卑鄙小人。”

“……”

周梦期见电话那头没有说话,她语气软和了些,“阿临,你不会还在生气吧?我承认我当时确实有些想退缩了,毕竟陆阔可是稳居年级前十的人,想考过他并不容易……”周梦期的声音越来越小,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梦期,等过几天我们见面再谈吧,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楚临忽然提议。

“为什么过几天,明天不行吗?你有事走不开?”

楚临:“嗯,我家里人生病了,我现在不在s市。”

“家里人?”周梦期还是第一次听楚临提起自己的家里人,能去别的市探望,应该是重要的人吧。

分明是很正常的称呼,怎么从周梦期嘴里说出来感觉怪怪的,“是我姑姑。”从自己唇间发出这两个字,楚临的脑海里猛地闪过楚砚对她的控诉,她晃晃脑袋,把这念头驱散。

幸好周梦期没有和楚临面对面交流,不然她一定会看到楚临古怪的表情。

不过周梦期完全没听出异样,“哦,那你姑姑还好吗?”

脑震荡算严重吧?楚临皱了皱眉,“大概要住一个周的院。”

“那你要等她好了再回来吗?”

在周梦期问出这个问题以前,楚临把这当成理所应当的事,然而,周梦期的话却提醒了她,她其实完全可以提前回去,因为楚砚身边有刘存曦。

可是,为什么自己下意识就决定要等楚砚出院再回去呢?她什么时候对于自己而言这么重要了?

楚临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大概是吧,等我回去再联系你。”

“那好吧。”

挂断电话,楚临抓了抓头发,脸上浮现出一丝懊恼,恰巧这时楚砚发了消息过来,“休息好了吗?要来这边吃晚饭吗?”

楚临“噌”的一下起身,用毛巾包裹住头发用力擦拭。

等了一分钟,楚砚依然没有等到楚临的回复,她指着手机朝刘存曦说道:“八成是睡着了。”

【崽崽好感度+7,奖励积分35,当前总积分440。】

楚砚:“……”这小孩怎么回事?

*

原本计划的五天,在安姐的要求下延长至一周。

在刘存曦的监督下,楚砚真的做到了“休养生息”,不仅手机也不让刷,连看电视的时间也被限制了。

正好遇上原主之前拍的宫斗剧上映,她实在闲得无聊,于是跟着每天播出的时间开始追。

她一个人看倒也罢,刘存曦和楚临加入进来就有点尴尬了,尤其是当天看到原主饰演的小反派扒在树后听女主和男主墙角的时候,那种羞耻感达到了顶峰。

而刘存曦则一本正经地分析,“这个剧情虽然很降智,但是砚姐你演得很认真,竟然没有一种很犯蠢的感觉,砚姐,你果然有天赋。”

楚砚扯了扯嘴角,“我是很想配合你开心一下的,如果我不知道你是对着这部剧评价的话。”她拿起遥控器换掉频道,“我放弃了,我还是看纪录片吧。”

看到楚砚的反应,楚临微微扬起嘴角,“怎么演的时候不怕尴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