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几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白若霜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的舞蹈,面上的表情从平静到震撼到欣赏,只用了三息。

宁不凡颇守男德,舞娘刚拉开腰带,他就将头死死埋在了桌子上。

“我不知道是这种舞,我真不知道,你们相信我……”陆梦纾无力地解释。

“嘘。”白若霜头也不转地伸出手指,将陆梦纾的双唇封上。

那白玉似的食指就这样轻轻地与他相触,陆梦纾的心头狂跳,不知是喝醉了还是人傻了,竟伸出舌头快速舔了舔。

“你怎么还流口水啊!”白若霜被指尖的湿意惊到,收回手指在桌布上用力擦拭。

陆梦纾哪敢反驳,心虚地咬紧双唇,转头梗着脖子盯着舞台不敢动。

香艳的舞蹈跳了一曲又一曲,各式舞娘排着队上台表演,每个人都脱得各有特色,压轴出场的舞娘甚至下台攀着柱子来了一段。

她口含嫣红的牡丹,最后脱得只剩小衣和短到不像裤子的亵裤,也不知有意无意,她路过之时,那株牡丹掉在了陆梦纾的脚下。

她捂嘴惊呼,旋即倾身捡起牡丹,那一俯身的风光,便是久历江湖的陆梦纾,也从未见过。

绯色一路从头顶染到了脚趾尖,陆梦纾羞得想钻进桌子底下,那舞娘还嫌不够,凑近他脆声一笑:“奴家叫慕云,郎君记得来楼上找人家哦。”

接着便甩着披帛,扭着小腰走开了。

白若霜撑着头,认真地说道:“原来陆兄喜欢这样的吗?从未见你脸红成这样过,这可不好办了,这么大胆的姑娘在修仙界只有邪宗合欢宗有呢。”

陆梦纾头埋在胸口:“我不是,我没有,舞也看完了,快回去吧。”

“嗯,今日也算开了眼了,走吧。”白若霜满意地点点头,拍拍头埋在桌上的宁不凡,“师兄,他们跳完啦,你可以起来了。”

宁不凡没出声,闷头动了动,应是在点头。

三人神色各异地回到府上,宁不凡今晚格外安静,破天荒回了自己院子歇息。

白若霜精神格外亢奋,身上还在不断发热,她觉得今晚的风尤为凉快,干脆坐在花园的石凳上吹风醒酒。

陆梦纾纠结地站在一旁,他又怕白若霜喝了酒晚上一个人睡出些状况,又怕单独和白若霜在一间屋子里呆着。

没一会儿,他额上汗如雨下,怎么擦也擦不完,腹部也升起一团热气,在体内蹿来蹿去,令他的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偏偏此时白若霜为了凉快拉开了一点衣领,将那修长白皙的脖颈展露无疑,她精致的锁骨也在月色中若隐若现。

陆梦纾只觉气血上头,整个人晕晕乎乎地走到白若霜身边,低头轻啜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他从未与人如此亲近,凭着本能伸出舌尖,试着触碰他朝思暮想的柔软。

“啪!”

下一秒,陆梦纾的身体骤然腾空。

“砰!”

他的头重重撞在石砖上,脑中嗡嗡作响,疼得四肢都失去知觉。

不知何时折返的宁不凡,阴沉着脸俯视地上如同烂泥的陆梦纾,他的右手通红,显然刚刚用力极猛。

陆梦纾趴了会儿,渐渐找回知觉,试着从地上爬起,结果又被从天而降的拳头砸回原地。

血腥味在他的口中蔓延,肿痛感令他的神志逐渐清醒,他忆起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只觉心中甜如蜜糖,虽然他孟浪了,但白若霜没有推开他。

他翻身躺在地上,笑着说道:“你就算今天打死我又如何,我和白妹是两情相悦。”

宁不凡闻言深吐一口气,对准陆梦纾的腰就是狠狠一脚,将他踢得在地上滚了六七尺远。

陆梦纾却毫不在乎,在地上放声大笑。

“你好好看看,师妹根本神志不清,是你趁人之危,少自作多情。”宁不凡几乎低吼着说完这句话。

陆梦纾此刻才注意到白若霜的样子,她无力地侧趴在石桌上,双眼虽然睁着,神情却是涣散,一副再明显不过的醉酒之态。

“畜生!”

宁不凡越想越气,又补上几脚,这才俯身将白若霜抱起,向卧房去了。

屋内,宁不凡的状态也不算好,混着酒味的莲花香,今日就是诱人沉沦的毒药,他的双臂不住颤抖,竭力克制自己不要做出多余的动作。

回府之后,他觉得今日格外燥热,怀疑金玉阁的酒有问题,特意去找管家问过,得知金玉阁为了诱导客人消费,常年在酒中下助兴的药物。

一想到白若霜还单独和陆梦纾呆在一起,他便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哪知还是晚了一步。

他还没来得及将自己体内的药效散去,此刻怎敢与白若霜多呆,闭眼将她放到床上草草盖好,转身就想出去寻忍冬。

然而人都走到房门边了,他还是过不去心里的坎,撕下一截里衣,浸了桌上茶水,回到床边替白若霜细细擦过双唇。

这个过程极是难捱,白若霜的唇又软又嫩,轻轻摩擦就泛出醉人的红,一想到陆梦纾刚才的所做所为,他心中气愤之余,还有隐隐的羡慕。

他捏紧双手,极力压抑着胡思乱想,强迫自己走出房门。

好在,忍冬早已侍立门外,他交待忍冬进去后锁好房门,便找起陆梦纾的踪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