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是粘人精(女尊)》转载请注明来源:开读网kaiduxs.com

傅珞就跟猫咪吸到猫薄荷一样,醉醺醺的,身体瘫软倒在纪璎的怀里,兴奋的用手掌心去摩擦还未退下高热的额头,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室外的风声啸厉,吹得呼呼作响。闭合的门与窗似乎还被风打的嘎吱嘎吱响。冬日昏暗的室内,纪璎依稀能看见傅珞的发丝,他用额头摩擦着掌心,推着手掌一路朝下,鼻子、嘴唇、脖颈。纪璎的小手指微微翘动就会抚点过傅珞上下滑动的喉结。

“傅珞,松手。”纪璎冷淡地出声,用命令似的语气对傅珞说话。

傅珞听到了纪璎的声音,他却不予以理会。他温热的吐息近在咫尺,呼吸短促,视而沉重,时而轻如绒羽,十分不规律。纪璎的情绪起伏不定,外表看上去她就是一个没有多于感情的木头人,一动不动地旁观傅珞的动作。

不透入亮光的室内时间流速变得很缓慢。纪璎无从断定自己走进里间多长时间了。她对讲不通道理,不管旁人说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甚至不想搭理说话人的傅珞一时无言。她别过头看向风势渐弱的窗户,试图推开傅珞。

“我不想松手。”傅珞贴紧纪璎的身体,她较之纪璎而言要滚烫些的手穿过指缝,握紧。

纪璎抿着唇角定定看了傅珞半晌,发现面前不知道是烧糊涂了亦或是醉了的人有所松动,她说不动傅珞,只能单手揽住傅珞纤细的腰肢往里走。

傅珞忽然呜咽,忍着不大声哭出来。

纪璎眼尾余光扫见傅珞在哭,稍稍后仰,手继续把傅珞往外推。“你为什么哭了?”

细细的泪滴淌过傅珞的眼尾,氤出一道浅浅的绯红色。他被纪璎往外推动的过程中,泪滴涌落的越来越快。紧接着纪璎的手被傅珞的眼泪濡湿,没等她说什么话,手掌一侧传来一阵疼意。

纪璎:“嘶——”

也许是高热不退导致的嘴唇干燥,纪璎的指腹被起皮的双唇粗粝的划过纪璎不曾用手指这样去按压男性的嘴唇,似抚摸易碎品的轻柔,又像是一遍遍来回感知指尖纹路的细腻摩挲。

傅珞先是怜爱地贴着掌心,唇部碾过掌外侧,趁着纪璎不注意咬了一口她的手掌。

纪璎倒吸一口冷气,她尚未把“松口”二字说出来,傅珞沿着掌外侧向掌根处细细啃咬,声调微微有些发颤的说:“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吗?”

“不知道。”纪璎看傅珞一副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模样,一肚子话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出来。她很无奈的说,“难不成是我把你推开?”

“对!”傅珞眼皮酸涩,委屈至极,说话的腔调都带上哀怨的哭腔。

“你总是想着把我推开。我不高兴,我很难过。”

“我只是觉得现在的行为太亲密了,你不觉得吗?”纪璎用手抵住傅珞,阻止他进一步的靠近。

她心里在暗自懊恼为什么要揽下这一件麻烦的事情。

“……我并不这样觉得。”傅珞难得主动抱紧纪璎。他无时无刻都在忍受着不能靠近纪璎的痛苦,时时在克制接近纪璎的冲动。许氏不赞同古氏牵红线这一行为的重要原因是,傅珞有一个不顾一切为爱私奔的父亲。

许氏担忧傅珞有一日会像傅珞父亲一样,遇上一个十分动心的女子,抛下所有的一切与那个女子私奔。若是古氏把纪璎和傅珞配对成功,到了那个时候,纪璎将会成为圈子里的笑柄。

只有当傅珞没有伤害到许氏的切身利益,许氏才会待他很好,一如傅珞刚来到纪家那天。

“我忍了很久,璎姐姐。”傅珞的声音有些许沙哑,他把纪璎的手放在胸前,想让她感受到这颗因为纪璎在放肆跳动的心脏。

他不能做出太多贴近纪璎的动作。如果傅珞和纪璎的距离过于接近,这件事落入许氏的耳中,将会引起许氏更加强烈的不满。

傅珞在忍耐。一直在忍耐。

夜里睡觉都想着纪璎。

就在昨天。傅珞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念头格外清晰,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纪璎身边了。

“……”纪璎静默地瞧见傅珞快要溢出来的高兴。

大喜。

她想到大夫说过的话,瞧了一眼傅珞合上的双眸。又过了好一会儿,纪璎估摸着傅珞可能睡着以后,朝外喊道:“靛——”

“我不想你的眼睛看着别人,我不想你跟别人说话,我不要你喊别人的名字……”傅珞像是应激一样,猛地抬起头,俯身向纪璎的嘴巴倒下去。他重重地用牙齿咬了一口纪璎的下巴,意识不清地时着。

言罢,他语调急切地朝纪璎解释道:“我知道……如果我这样做,璎姐姐会很生气,我知道。我要忍耐……”

纪璎闷哼一声,她揉了揉被傅珞磕疼的下巴,没好气的问一句话。“傅表弟你不是睡着了吗?”

她要是没有及时闪躲,那会儿被傅珞嗑到的地方就不是下巴了。

“还好本小姐躲得及时。”纪璎颇为庆幸的低声念叨一句,她要是在这里被傅珞咬破嘴唇,就算是跳进家里的池塘中都洗不干净嫌疑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筝系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