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

知府是个四五十岁的男子,脸上的法令纹可以垂到下巴,看着不苟言笑,一板一眼地和前来的官员汇报:“现因为要加快速度,我们征了不少新丁……预计八月此段就能竣工。”

陈达朝一名女子复述了此段话。

知府悄然打量着她。

女子发髻高束,身上穿着玄黑交领剑袖,眼神冷然。身后带着跟着两个男侍从,一个温润带笑,一个冷峻沉默。其他官员对她的态度均是十分恭敬。他未在京中任职过,权贵们也不是很熟悉,没猜出此女子是谁。是新上任的什么女官吗?

盛淮安撇开茶叶上的浮末,轻轻抿了一口,觉得没比沈长序泡的茶风味好到哪儿去。陈达啰里八嗦,事无巨细地把全部事项又讲了遍,细致到某条的河道蚯蚓甚多这种鸡零狗碎的小事。

怪不得到这个年纪还是个小官,什么都不会变通,死心眼地按照所谓的规矩把什么东西都成套搬上来。盛淮安心道。等陈达都念完了,她转头问身后的沈长序:“你再讲一遍。”

沈长序垂眸,道:“适逢暴雨,人手不足,河堤溃退,延迟完工。”

陈达一刻钟的唾沫横飞被沈长序短短概括成了几个字。他道:“请大人还需在青州稍加停留。”

青州水汽比上京要足,雨也比上京下的勤,盛淮安来了的这一个月,几乎日日都有雨。二狗蛋的鸟毛被浇淋地湿透,躲在宅院的桐树下。

她来时并未以“永宁公主”之名,但是随行的官员都已经知道,对盛淮安态度多是恭敬。但也有些许不服,他们都是皇帝的左膀右臂,怎么加上个不参朝政的长公主来统领他们?

陈达身后一位留着长须的中年男官员从鼻子里轻轻发出一声嗤笑,这种东西都听不懂,需要别人再讲一遍?不想这个“响鼻”打得太响亮,盛淮安目光像是离弦的强箭,直钉在他面门上。

男子忽而觉得自己脑后一阵发凉,肩膀因为她的眼神瑟缩一下,他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盛淮安的眼神给吓到了,重新昂首挺胸,欲盖弥彰地把腰胯都夸张地往前送,站着像是一根不自量力的大葱。

盛淮安没有说什么,道:“辛苦诸位大人了,一路来多亏各位。”

她站起身往外走,玄一跟在她身后,另一边的沈长序却被叫住了。

等盛淮安走远了之后,发出嗤笑的官员才慢悠悠揣着手过来,一双吊梢眼把沈长序自上而下打量了个遍,道:“太常卿,春风得意啊。”

地方官不认识沈长序正常,但是这些也算是他的同僚,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皇帝并不因为沈青的驸马身份留情,可已经被革职流放的沈长序,出现在盛淮安的身边,其中猫腻,不用脑子也知道。官员还以旧职名来称呼他,酸溜溜的讽刺毫不遮掩。

说不定明天沈长序就能重新入朝为官……沾上了一尊大佛,行事就是这么方便。官员打量着他,月白色暗纹袍穿在他身上,似新雪落身,眉目疏淡,听到他的话,沈长序也没恼,侧眸浅笑道:“王大人客气了。”

王宏似是针扎进了棉花,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悻悻冷笑了声。

他自恃清高,原本觉得沈长序还是个值得一交的君子,没想道金玉其外,还会以色侍人。

“王宏,人家也是凭本事,你身上刮不出几两好肉,难道永宁公主要来宠爱你?”其后又有一个坐着喝茶的魁梧男子,挑眉讽刺道,“要不是你年老色衰,这种登阶捷径,你巴不得取而代之吧?”

这位讲话更加不客气,一通话直接把王宏和沈长序都刺了。

王宏振袖怒道:“谢青松,你他妈什么意思?”

此地不是上京朝堂,不用再纠结那些虚与委蛇的客气礼节,名叫谢青松的官员拍案而起,就要和他理论,却听陈达沉声道:“够了!”

原来,本该走了的盛淮安,不知何时折返了回来,半靠在假山后,似笑非笑盯着他们。

“沈长序,还走不走?”盛淮安道。

王宏……去年元宵给箫弦送了三匹缎子一块玉,后又跑去向萧陇求亲,想要自己不成器的儿子娶萧微兰,结果自然是热脸贴了冷屁股。她现在公然将沈长序带在身边,是因为这里的官员大都是盛淮景的人,消息不会传到上京箫弦的耳朵里。但是这个王宏,看起来好像不是很老实,想要两头都叼一点好东西回来。

深夜,又是一场连绵不绝的雨。厢房中,王宏觉得床板也没有自己宅子里的舒服,最重要的是没有陪他这个“质本高洁”的人吟诗论作。他在上京十余年载,自认为也算是“二朝老臣”,不但之前碌碌无为,新帝王登记三年,他也没有什么建树,当然,王宏把这归咎于皇帝年轻,慧眼难识他这个英才。

一旦朝堂来了些年轻有作为的人,王宏就抓心挠肝地生出些“天不助我”的愤恨。

尤其是和他对呛的谢青松,还有那个如此打压还能在太常寺领一个闲差的沈长序。没想到他竟然算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长公主之前如此羞辱他,他都能逢迎到好去处。现在写信给箫弦,想必不多时沈长序就又能被解决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开读网【ka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白马淮安》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