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宁泱到容城已经凌晨了。

一个多月没回来,家里空荡又安静,餐桌上是早已经开败了的花,很久没人居住的样子。

宁泱把枯掉花枝收捡了,把叶昀周送的玫瑰放进花瓶里,她趴在岛台上,一圈一圈转着花瓶,新摘下来的玫瑰透着蓬勃,生长的气息。宁泱小心翼翼地凑上去轻嗅了嗅,闻到搀着泥土味道的淡淡玫瑰香。

她在剧组也收到花了,也有很多人跟她说杀青快乐。但那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流程一样的祝福。但宁泱有的,一直也只有流程化的东西。除了这束玫瑰。

这种“独一无二的”概念对宁泱来说有点奢侈,仅仅是往这个方向想,她都有点儿畏手畏脚,犹豫不决。

宁泱这一晚上都没睡好,第二天早上是被罗慧娴的电话叫醒的。

她迷迷糊糊地接起来,刚睡醒嗓子哑,罗慧娴听着不对劲:“又生病了吗?”

“没有啊。”宁泱昨天晚上失眠,天亮才模模糊糊睡过去,“老妈,我睡觉呢。”

拍戏的时候作息不稳定,有时候白天,有时候拍大夜,宁泱一般杀青之后都会闷着头睡两天。她进组拍戏的周期长,一般进组前后都会和罗慧娴打电话报备,罗慧娴会自己算她拍戏的时长。今天可能是一直没等到宁泱的电话。

罗慧娴不信:“都十二点了你睡得什么觉?还不承认,我就说让你不要总是穿那么少那么少,身体底子都冻坏了。”

罗慧娴2g冲浪,刷到的新闻都是宁泱三个月前的红毯,“我之前看新闻上照片,大冬天你还穿个露肩的纱裙,你身体能好才是怪事出来。”

宁泱:“现在不是夏天?”

“你就说你冬天是不是穿纱裙了吧。”

“你就说好不好看吧。”

“不好看。”罗慧娴说:“什么季节穿什么季节的衣服。”

宁泱一边听罗慧娴摆活她那些能活到150的养生理论,一边起床洗漱,把手机竖在旁边当背景音。

罗慧娴:“前段时间电视台放你前年演的那个古代电视剧,姥姥又看了一遍,说你的镜头太少了。还问这几年你怎么都不演新的呢。我都跟她们说了,你下一部演的是女主角,都问我啥时候能看啊?在哪个台?”

“谁说没新的,我明明演那么多,就是现在都在网上播了,我不是给姥姥买新电视开会员了吗?还有,我演女主的事你是不是跟家里亲戚都说一遍了?”

“没有,没有,哈哈,就说了几个。”

罗慧娴说几个,当然是不能信的。宁泱估计整条街应该都知道了,汗流浃背了有点。

来回拉扯了几句没营养的,罗慧娴忽然问:“最近怎么啦囡囡?”她试探问道:“上次茗茗跟我说,她看什么微博,你最近的新闻很多,都不太顺利的。”

罗慧娴声音温和,还透着小心翼翼的试探,宁泱老说现在网上信息很乱基本都是假的,老不让她看新闻,但除了这些,罗慧娴也没有别的渠道能看到宁泱了。她不知道流传的消息的真假,但好歹能从照片里看到宁泱的近况,最近各种娱乐新闻的配图里,宁泱都是憔悴消沉的样子。

这段时间宁泱确实过得乱七八糟,但她有努力调节,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句话,又鼻子一酸。抹掉脸上的水珠,宁泱说:“没事。”

“太累了就家来歇歇呀,你好久没回来了。”

“我不累,你别老看媒体上发的那些,我这段时间忙完就回家,给你好好看看我是不是像媒体发的那么难看!”

听宁泱讲话还是中气十足的,罗慧娴就放了心,“还有前几天收拾家里,收拾出来你以前的日记,我看了一眼……”

“偷看我日记?!”

“什么偷看,哈哈,你那个日记本外壳光秃秃,我不看看哪知道是什么东西,给你扔了怎么办。”

宁泱问:“那你看到什么了?”

“也没什么,就你初高中那会的事吧?写的乱糟糟的,流水账一样,我都没看下去。”

宁泱小时候性格大大咧咧,没有写日记这种斯文文的细致习惯。记忆里她只有两个时期写过日记,一个是读高中的时候,她在私立学校没有朋友,只能写日记疏解心情。另一个是到容城读初中的时候。

罗慧娴翻出来的就是初中这本,宁泱都快要忘了,罗慧娴一说,她才迟缓地记起来了,她那时候每周末去一次叶家,周内她会把在学校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写下来,回头一五一十讲给叶昀周听。她那会儿是觉得,叶昀周不能去学校读书有点可怜,而且他好像有点想听她说这些。

宁泱想着想着发觉,这些本以为忘了的事儿,其实她都还记得很清楚。

她脑子里恍然闪过久远的泛了黄的画面,正对着花园草坪的客厅里面,膝盖上搭着日记本叽叽喳喳的少女,和安静的小男孩。

宁泱鬼使神差地问:“妈,你知道叶昀周回来了吗?”

电话那边的罗慧娴似乎停顿了一下,“叶家那个小少爷?”

“对。”

罗慧娴哦了一声,“现在应该也有二十岁了吧,你们碰到了吗?”

宁泱含糊地说:“碰到了,他变了很多。”

罗慧娴:“他那时候小呢,这都十年了,变了一个人也不稀奇。他还记得你吗?”

宁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好说:“应该记得。”

罗慧娴问:“你工作要和他接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