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读网【ka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主角崽崽真的好难养》最新章节。

明明是这么大个人了,低敛眉眼的模样却依旧像只可怜兮兮的小兽,宣燃有点儿想笑。

事实上,他也确实没忍住,轻轻笑了一声。

“人家明明担心的不行,你还笑我?”稍稍抬头扫宣燃一眼,夏沐秌又再次地垂下头,声音也跟着沉下去了些,“你不会不要我的,对吗?”

如果说刚刚声音里还透出黏黏糊糊的装可怜意味,此刻夏沐秌的声音里,则更多的是急切,只是在这种急切之下,还包裹着某种情绪,宣燃试图分辨,然而夏沐秌说完这句话后,并没再次开口的意思。

“拥有一切跟要不要你又不矛盾。”宣燃只能率先开口,“我是很贪心的,拥有的当然越多越好。”

“是吗?”沉默片刻,夏沐秌压着声音问:“那人...也要越多越好吗?”

“人?”宣燃想了想,“人肯定也越多越好,一个洗衣服、一个做饭、一个收拾家、一个开车,还可以再来一个负责买菜的。”

清洗工、厨师、保姆、司机和采购员,虽说现在生活里请不起这么多人,但以后要是有机会,宣燃真不介意多请点儿人来干活。

至于现在集洗衣、做饭、收家、买菜为一身,未来还可以开发出司机功能的夏沐秌,宣燃更期望他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只是这小崽子到底想做什么?宣燃还真不太清楚。

不清楚的事儿及时弄清,这是宣燃大部分时间里的人生准则:“对了,你以后想做什么?”

夏沐秌没搭理他。

“说话啊,你以后想做什么?”宣燃用脚尖碰了碰夏沐秌小腿。

夏沐秌抬头瞪宣燃:“你。”

“我怎么了?”宣燃被瞪得莫名其妙。

踹小腿这种动作他经常做,小崽子应该早就习惯了才对,何况他今天不是踹,只是用脚尖轻轻的碰。

“碰都不行?还学会瞪人了?”宣燃惊奇。

“可以碰。”夏沐秌依旧咬牙切齿瞪着宣燃,“也可以踹。”

听宣燃又问了一遍,夏沐秌嘴里依旧重复着刚刚那个“你”字。

宣燃沉默片刻,福至心灵:“你是问我以后想做什么?”

这个问题宣燃还真想过:“我喜欢化学,以后如果还这么喜欢,就去国外实验室深造。”

去深造的事儿,宣燃已经考虑了很久,如果不是顾忌夏沐秌的情况,他此刻应该已经沉浸在了实验的海洋。

“我的说完了,该你了。”回味了一小会儿做化学实验时的愉悦,宣燃再次把话题带回夏沐秌身上,“你跟我不一样,你每个科目都好,我实在想不出来你以后会做什么。”

不知道是对未来迷茫,还是对自身喜好迷茫,夏沐秌听完宣燃大段的话后,除了个“你”字外,依旧什么都没说出来。

说不出来就说不出来吧,宣燃无奈地想,反正现在才高一结束,小崽子的高中生涯还剩下两年。

现在搞不清楚喜好没关系,宣燃坚信经过未来两年的高中生活,夏沐秌肯定可以搞清楚。

实在搞不清楚也不要紧,还有他呢,这两年他会留在江城,留在夏沐秌身边,帮着他一起梳理、一起寻找,一起迈向美好的未来。

自己都打算这么努力了,享受享受夏沐秌的伺候也是理所应当,于是整个假期,宣燃早睡晚起,悠闲的享受着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美好生活。

当然,他也没白享受,在吃饱喝足之余,宣燃也认真观察着夏沐秌,以期能快速帮他找到兴趣点。

观察着观察着,宣燃真观察出了点儿东西。

除了习题集和作业本外,夏沐秌书桌上还有个图画本。

在写作业之余,宣燃曾经几次看见夏沐秌翻开图画本,图图抹抹好半天。但跟别人马克笔齐上阵的画法不同,夏沐秌即使涂抹,手上拿着的也只是根黑色水性笔。

用彩笔宣燃能理解,用铅笔宣燃也能理解,素描嘛,但是黑色水性笔?夏沐秌这小崽子的爱好,难道是速写?

带着疑问和好奇,宣燃某天趁着夏沐秌去买菜,偷偷溜进书房,翻开图画本,看着图画本里的东西,宣燃…

宣燃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重砸中,差点儿一口气没喘过来。

倒不是夏沐秌画的多么复杂、多么好,当然,画的确实也挺好,但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这个画里的内容有点儿惊悚了。

也可能只是这页是这种风格?定了定神,宣燃试图平静地往后翻。

然而,后一页的内容也是同样惊悚。再翻一页,依旧惊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开读网】地址:kai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