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木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春雨来得急,但又好像已经预告了有一会儿。

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就阴沉沉的。

压的人透不过气。

云染才一只脚踏出马车,细细密密的雨滴就落了下来。

底下人还没来得及撑伞,只才感觉到手背上的湿润,她就见眼前暗了一瞬。

她偏头,看着身边的男人抬起手,遮在她的头顶。

宽大的袖子垂下来,恰好挡在了她的眼前。

傅泽目不斜视的,仿佛只是随意的一个动作。

倒是云染抿了抿嘴唇。

心情复杂。

非常复杂。

她甚至不知道一会儿到底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

清影已经撑了伞走过来,只不过,他一个人撑两把有些力不从心,自然而然的递给了小桃一把。

一左一右,他们各自站在自己主子的侧后方。

傅泽收回手,偏头看了一眼云染。

“走吧。”

这处地方云染并未来过。

或者说,这条街她都是第一次踏足。

守在门口的侍卫见着来人,抱拳请安,随后推开大门。

大门仿佛有些年头没有修缮过了,推开的时候,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更显得这里僻静。

往里走,绕过前院,傅泽的脚步停在一道月亮门前。

再往前就是一个独立的小院了,正面前就是一间坐北朝南的房子。

攥紧了手中的帕子,云染的心跳愈渐加快。

她想看屋子里的人,又怕看到屋子里的人。

心里仿佛有成千上百只蚂蚁爬过。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人可以紧张到这种程度。

屋里的人,到底是谁?

真的是路遥吗?

傅泽也没急着过去推门,只侧身打量着云染的神情。

她看起来好像很平静,可她微微抿成一线的嘴唇还是有几分“出卖”了她。

扬了一下下巴,他低声开口,“去看看?”

云染与他对视,扯出一个淡淡的笑,“是。”

抬腿,她向前走了几步。

离开了小桃撑着的伞,她站在屋檐下。

手指搭在门栓处,她才想推门,就听到了屋内几声清脆的声响。

像……刀剑相向的声音。

不止她听到了,其他人也听到了。

见傅泽的脸色一沉,清影直接将伞塞到身后的侍卫手里,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挡在云染身前,他踹开门。

门开,屋内的场景让一众人都沉默了一瞬。

连屋内的人也静了下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