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嫌她死后》转载请注明来源:开读网kaiduxs.com

尹书韫转过头,看到被一群学官簇拥而来的尹云观,尹云观显然也刚看到了她,投来视线。

他的视线在看到尹书韫身后还站着个人时变冷。

魏仲余并没有关注尹云观的异常,他的心系身前的尹书韫,想在临行前再抱一次尹书韫。

察觉到魏仲余的动向,尹书韫用折扇抵住他的下颌,“魏大人,你没有看到那么多人在看着我们吗?”

魏仲余说,“他们没见到我刚才和你相拥的模样。”

尹书韫说,“可他们现在就要看到了。”

魏仲余直起身,目色微动地盯着尹书韫,“世子的意思是,下次若是没有人看我们,我便可以主动抱你了么?”

“魏大人。”尹书韫抬眼瞪了魏仲余一眼。

魏仲余垂首盯着尹书韫,“世子,我还要回去处理事务,下次见。”

站在街对面的尹云观看着魏仲余弯下身,在尹书韫的耳旁说了些什么,尹书韫有些恼怒地回了魏仲余一扇,催促他赶紧离开。

尹书韫的心中有了不适的感觉。

在尹云观的印象中,魏仲余是一个常年冷面、阴沉而杀戮极重的人。

可这样的人,竟然在尹书韫面前露出那样的笑。

他们...很熟稔么?

魏仲余离开后,尹书韫走到街对面,“尹御史一直在看着我,难道在等我?”

尹云观手中拿着几本书,“我搜集出几本有关水利的书,世子也许感兴趣。”

尹书韫接过经书,“多谢,我确实用得上。”

尹云观说,“还有几本我放在家中,挑个时间我再让下人送到世子府上去。”

说完后,他不着痕迹地问,“适才那位是魏氏司马么?”

“是。”尹书韫说。

尹云观问,“世子和魏氏司马看起来相谈甚欢。”

“哪有什么相谈甚欢,你也知道我的父王和他有军令上的交集,”尹书韫说,“碰巧遇到,他和我说了几句,我与他不熟。”

听到这话,尹云观的眉眼舒展开些,“世子觉得魏氏司马这人如何?”

尹书韫说,“行事过于极端,不适合深交。”

尹云观问,“世子不喜欢行事过于极端的人么?”

“谁会喜欢呢,”尹书韫说,“还是尹御史你这种风华万象,品行端正的人,更值得深交。”

风华万象,品行端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