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读网【ka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女配觉醒后向BE说拜拜》最新章节。

过了会儿,屏风外传来寒酥的声音:“主人,大家都在问您的消息。”

“大家”指的是在红鸾殿工作的红郎红娘们,都是景颐的手下。他们已听闻婚礼上发生的事,眼下见一夜未归的上司终于归来,却悄无声息地扎进浴池,谁能不在意。

“就说我没事,婚礼作废,隐元星君不再是我红鸾殿的姑爷。”景颐道,又吩咐寒酥,“你回头去吞云宫,管扶光帝君要回我的雪魄珠吧。”

寒酥应下,又说:“主人,崤山君和夫人那边……”

景颐叹气,是啊,爹娘还有哥哥肯定已知晓婚礼上的事了,这会儿约摸在赶来红鸾殿的路上吧。

主仆二人正说这事,就有仙婢来告知:“景郡主,崤山君夫妇和景阮大人来了。”

景颐的心顿时提起来,她儿时没同爹娘在一起,后来归家,便总觉得无法像哥哥和爹娘间那样亲。后面她一意孤行要嫁姬宇沛,更是总和家人争执,不欢而散。如今自己撞了南墙,还被姬宇沛羞辱,连累景家成为谈资,爹娘哥哥怕是待会儿见面就要骂她了。

就这样,景颐惴惴不安地拾掇好自己,去正殿迎接到来的家人。

当场就看见,自己的娘朝自己扑了过来。

景颐已经做好被劈头盖脸奚落的准备了,万万没想到,娘紧紧搂住自己,接着是带着点哭腔的呼声:“我的岁岁,怎么受这样的磋磨!”

景颐愣住。

崤山君也满脸的疼惜和愤怒,道:“姬宇沛优柔寡断,还自以为是,什么东西,也敢欺负我女儿!”

崤山君夫人转过头就朝崤山君道:“我这就回雪族,让父君和兄长将姬宇沛拿过来,给岁岁道歉赔罪!就算他是兄长的儿子,姬家也得给咱们个说法!”

崤山君摇头沉声道:“我那岳丈和舅兄是什么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早说过他们打心底里不尊重岁岁,又能给我们什么说法。”

“那岁岁就白受委屈了吗?就算姬宇沛对岁岁有恩,这么些年咱们也早就还清了!”崤山君夫人激动道。

哥哥景阮开口,打断爹娘的对话:“景颐昨天不是说婚礼作废,不要姬宇沛了吗?她看来是改主意了,听景颐怎么说。”

景阮的话,把陷入在纷杂思绪里的景颐唤回来。其实方才,景颐忍不住想了很多。预料中的责骂没有到来,反是家人对她的心疼护短,景颐不禁眼眶湿润,心里涌上浓浓愧疚。

她又想到原书的剧情,其实书里爹娘哥哥也想为她讨回公道来着,可她觉得自己搞砸的事就该自己收拾,亦不想家人被自己连累,便狠心跟他们闹崩,自己去面对姬宇沛窈莲。导致最后自己身败名裂时,爹娘都来不及救她。

若是书里的自己,能放心地依靠家人,选择和他们共同面对,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景颐,跟你说话呢,你怎么想的?”景阮又问。

景颐咽了口喉间的酸意,说:“我以前太天真,责任心又太强,总觉得自己的事就是自己的事,非要搭上所有去强求,是我错了。”

崤山君夫人一惊,愕然看着景颐。崤山君和景阮也感到诧异,眼神变化。

被三人的视线紧紧锁住,景颐眼眶更红,“你们极力反对我嫁给姬宇沛,我抱怨过,抗议过,还有哥哥你,我还在你的酒苑当着楚娴和一群客人的面,同你发脾气。如今我想明白了,是我不对,我不会再和之前一样了。姬宇沛,我也不要了,我还要跟他讨一笔债!”

没想到一贯执拗、总过于在意原则的岁岁,会说出这种话,崤山君和夫人都有那么片刻,感到一阵恍惚。

崤山君夫人心酸地想,一定是那姬宇沛和莲儿,给他家岁岁造成的打击太大,岁岁才会忽然这般痛苦地梦醒。这样想着,崤山君夫人更怨恨自己哥哥一家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姬宇沛的种种言行习惯,怕都是受了自己哥哥嫂子的耳濡目染吧!

崤山君则在短暂的怔愣后,无比欣慰,仿若年轻了一百岁:“好,这才是我的女儿,想明白就好,以前的糊涂事过去便过去。岁岁你说,想怎样向姬宇沛讨债?”

崤山君夫人松开景颐,景颐揩掉眼角的泪痕,对家人道:“其实昨晚我离开隐元宫后,去拜见苍帝了。”

“扶光帝君?”崤山君夫人惊呼。

爹和哥哥也是没想到。

景颐道:“我就是去恳求他,把姬宇沛撤职。我是拿一个情报交换的,就是那个莲儿,她是九尾蛇族的公主窈莲。”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开读网】地址:kai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