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的屋子里,只有鞋子摩擦地面的声响和容器里液体翻滚的稀碎声。

苏旌躲在角落,听那三人秩序井然,有序的汇报着情况。

她嘴角渐渐抿起,有序,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好事。

在听到高个子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近时,苏旌站起身,毫不顾忌的面向高个子。

“她在这里!都过来!”高个子一边喊一边迈出大长腿,只要三两步,他就能抓住她。

苏旌却没有躲开,而是当着他的面,一拳打破了旁边的玻璃容器。

容器哗啦啦破裂开来,里面的液体也倾泄而下,连带着里头的内脏,软趴趴的砸在地上,然后鲜艳的红逐渐泛黄褪色。

往这里赶的胖子显然也听到了声音,连忙喊道:“别管这些,一定要抓住她!”

高个子犹豫一瞬后当即踩着已经变黄的内脏,一脚将那内脏踩的稀巴烂,也要将苏旌抓获。

苏旌也料到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她才是更危险的东西,如果她活着离开这里,这里的一切都会公之于众。

那么这些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另外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近,苏旌不再耽搁。

粘腻的液体在她脚下蔓延开来,苏旌抬脚,一脚踹开了另一边的容器。

高个子丝毫不在意,只伸长了手要来抓她。

苏旌踢开容器后并没有收回腿,而是将里面那一团腐肉一脚踢在了高个子脸上。

高个子一心要抓她,余光瞥见一个物体朝他飞来,当即下意识闪躲。

苏旌抓住机会,在他朝后躲之时,按住他的手背过身去,直接给他来了一个过肩摔。

随后拾起地上的碎玻璃片,不由分说在他腿上划了一大道口子。

“啊啊啊啊!”

高个子捂着腿,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站立。

苏旌跨坐在他身上,用割过他腿还留着血的碎玻璃片抵住他的脖颈。

此时胖子已然赶到,看到这副场景,他眼神微眯。

苏旌抬头直视胖子,将碎玻璃片往高个子脖子上又送了一分,“说,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你们收集这么多都用在了哪?”

高个子腿上剧痛,又被掌握着命门,根本不敢动弹。

胖子嗤笑一声,“你知道了又如何,你以为你还能活着走出这里吗?!”

说着,他根本不管高个子,从腰后掏出枪就对着她按下扳机。

苏旌当即跳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