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怪谈,欢迎来到甜蜜的家》转载请注明来源:开读网kaiduxs.com

她有点心动。

“感兴趣呀?”

余波撑着脑袋,眯起来的眼睛里透露着一丝坏笑,“她们好像在卫生间里玩,你可以去找她们。”

余波越鼓捣苏青鱼去,苏青鱼就越是不想去。

他憋着坏,不是好东西。

突然,一声尖锐的喊声打破他们的对话。

“又有人跳楼了!”

原本热闹的大厅瞬间寂静下来。

参加联谊会的客人面面相觑,他们停止攀谈,放下手中的酒杯,朝着窗户边走去。

余波把手中的瓜子扔掉,然后拍了拍掌心的碎渣:“吃瓜了,去看看。”

苏青鱼随着人群冲到窗前,透过七楼的玻璃窗户,她看见大楼底下的水泥街道上,一具血肉模糊的身体横卧在地。

破碎的耳机,染血的运动服,是李乐菲的男朋友——王锐。

刚才,他们几个人还在一起玩笔仙的游戏。

而现在,王锐的脑袋已经像是摔烂的西瓜,躺在血泊之中,死相凄惨。

“是他呀。”

苏青鱼心想,追出去的王锐死了,那李阿姨也应该凶多吉少。

余波:“你认得?”

苏青鱼微微点头:“嗯,是刚刚一起玩游戏的人。”

余波的手搭在窗沿上,他探出头,小半个身子都在外面,一边往下看,一边“啧啧”

两声:“咱们集团工作压力大,培训楼那边,前段时间才死了个小姑娘,这会儿,又跳下去一个。”

之前跳楼的女生就是李乐菲。

这次跳楼死的,是李乐菲的男朋友,王锐。

据小毛所说,李乐菲的母亲李阿姨是a班的老师。

她作为老师的女儿,承担了更大的压力。

李阿姨虽然很爱自己的女儿,但出于教师的职责和对集团的奉献精神,她的大多数心思都在教学上,给学生的时间比给女儿得更多,疏忽了女儿的心理压力,连女儿跳楼的时候,她都在加班。

“压力大吗?也还好吧。”

苏青鱼觉得研究员的工作时间很少很轻松。

她晚上真正的工作时间只有两个小时。

余波用手扯了一下苏青鱼脖子上挂着的工作牌,说道:“咱们研究员的待遇,是除了上面的领导之外,工作最舒适,待遇最好的。

想我当年做助理的时候,那真是起早贪黑,干得比驴还要多,还有危险,要是不努力,小命都难保。你看看你的助理,就是例子。”

苏青鱼皱着眉头,把自己的牌子拉回来,放进衣领里:“别乱动我东西。”

“小气。”

苏青鱼反驳的话脱口而出:“你不小气,你辞职把位置空出来,然后我向领导申请,把部门合并,我做部门主任。

然后我私人给你打一个横幅,再给你铸造个金奖牌,上面写着,无私贡献奖,用来表彰你的大气。”

“得儿,我还是少说话吧。”

余波讨不到巧。

他悻悻地闭嘴。

苏青鱼又看向吴裘。

那可怕的黑眼圈,确实是一副被摧残过的打工人模样。

吴裘立刻表忠心:“苏姐,没有帮你打工之前,我觉得工作真的很辛苦,帮你打工之后,有了红包收,我发现自己越干越起劲。

工作丧命很正常啦,集团给我们发工资,就是买我们的命呀,现在工作不好找,我很珍惜我的工作。”

“工作时间久了,丧命很正常……”

苏青鱼觉得吴裘的认知有问题。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弦泠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