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四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开读网ka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那俩的公关做不好,蔡蔡作为她们的朋友,直接就等着吃挂落了。很多时候圈子里交友不慎,就是很容易被连坐。

对于蔡蔡的神奇运道,司尘也是只有叹气的份。家里人没当回事,只觉得都是圈子环境的问题,绝对不是自家孩子的问题。可经历过这么多之后,司尘真的很确定,就是蔡蔡的神奇体质问题。但蔡蔡既有神奇体质,又有神奇运道,所以当觉得她到了绝境的时候,她直接柳暗花明了。让人跟着担惊受怕的,别人都要吓死了,她自己还乐呵呵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

算了,瞧着来吧。

一行人基本上除了蔡蔡还在想刚才吃的东西挺好吃这件事,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心思满满的。但出了酒店大门集体站住被拍照的时候,只有蔡蔡一个人能被看出有心事.......因为临出酒店门,莉莉打电话过来给她说,不是她想的那样......

直播镜头里,观众们也在讨论。

【看来蔡蔡早就知道消息了】

【事关好友,不可能不知道啊】

【是知情人还是当事人,还不好说呢,呵呵】

【前面的你阴阳什么?偷拍萨拉是一回事,偷拍蔡蔡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蔡蔡未成年啊,谁敢】

【国外什么妖魔鬼怪没有啊】

【希望和蔡蔡没关系】

【蔡蔡的心思真的都写在脸上啊,她到底是怎么当艺人的】

【这次参加东方星的牌面比上次大了很多啊】

【毕竟是主演啊】

【你们都在吃国外的瓜,怎么就没吃吃国内的呢】

【国内有啥】

【定好的影后出事,主办方想让蔡蔡顶缸,蔡蔡拒绝了】

【东方星也是没办法,这么点忙都不帮,还是白拿好处的那种】

【前面真的服了,没上过班嘛?】

【你岗位前同事出事进去了,留下一堆烂账,领导让你接手说给你升职不加薪的那种,你接不接?】

【这种脏东西谁接谁倒霉】

【蔡蔡命硬啊,找她也是个好办法】

【你才命硬,你全家都命硬!】

【上车了】

蔡蔡坐到车上,曹昕无语的看着她,没言语。司尘习以为常,问蔡蔡冷不冷。车里暖和,外面还是挺冷的。

“不冷。”蔡蔡抱着暖手宝,直接问司尘,“直播上是不是说我什么了?”

司尘没回答,只说,“国外那个做预告的博主公开了清晰照片,是莉莉和萨拉。同时,萨拉公开了自己的恋情和未婚夫,男方前不久求婚成功了,莉莉本人没回应,但工作室联动某个律所,发了律师函。”

曹昕接话,“说是要追查偷拍者......照片发布者表示他不是偷拍者,他是从一个匿名的人手里花了八十多万买下来的。”

“外币?”蔡蔡问。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岁时

岁时

林与珊
△蒋南晖是攻。温馨治愈系暖文。[文案]沈溪珂和蒋南晖高一相识,十八岁交往,爱得轰轰烈烈。蒋南晖不顾一切地去满足沈溪珂,为了他跟家里出柜、更改高考志愿,只为能考到同一座城市。二十一岁那年,沈溪珂被星探发掘,签约经纪公司,两人聚少离多。出道前一天,沈溪珂回到与蒋南晖同居的住所中,收拾好行李,对蒋南晖说:南晖,我们分手吧。蒋南晖的世界支离破碎,心脏像漏了个洞,透着风。他不停地往泥潭深处沉陷,却被一只手拉
都市全本21万字
招惹

招惹

从羡
文案平城有两大名人:沈家岁知,晏家楚和。前者纨绔不齿于人,后者矜贵众望所归。都说世上顽劣有十斗,沈岁知独占八斗。晏楚和身为商界新贵,声名赫赫,束身自好。不论在谁看来,他们都有云泥之别,理应永无交集。——直至那日,二人意外滚到了一张床上。事后清晨,沈岁知走出浴室,晏楚和坐在床边抽烟,神色淡淡。看到她后,他将烟碾灭,极为正式道:“晏楚和,28岁,双亲健在,有房有车,如果你觉得可以,我们现在就去结婚。”
都市全本43万字
长嫂为妻

长嫂为妻

墨书白
卫韫十四岁那年,满门男丁战死沙场,家破人亡,那时只有奶奶和他那位新嫂陪着他撑着卫家奶奶说,新嫂子不容易,刚拜堂就没了丈夫,等日后他发达了,务必要为嫂子寻一...
都市全本128万字
上医至明

上医至明

陈家三郎
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余至明(认真严肃脸):你可以不信,但我必须要说,你在未来一年内会得癌症……PS:等更的书友可去阅读精品完结老书《妙手心医》、《开挂的住院医》!
都市连载531万字
小乖张

小乖张

八月糯米糍
《小乖张》为作者八月糯米糍创作,作品小乖张章章动人,格格党为你第一时间提供八月糯米糍精心编写原创小乖张及无弹窗小乖张最新章节,小乖张全文免费阅读。/p
都市全本45万字
春风藏情

春风藏情

袖刀
[春风藏情,我心藏你]谢征初见温情那天,她盘腿坐在KTV包房外的走廊里,抱着一瓶可乐一边哭一边喝。陪着她的朋友问她哭什么,她抹了把泪,“他说他一直把我当妹妹,我可去他的妹妹……”路过的谢征脚步未停,只猜测这姑娘八成是失恋了。待他走到前面转角处时,姑娘的朋友语气转为无奈,“失恋了你倒是喝酒啊,抱着可乐发什么酒疯?”姑娘带着哭腔,很是委屈,“我也想喝酒啊,可我还没成年呢……”谢征脚步微顿,嘴角抽搐了一
都市全本46万字